一位年輕醫生吐露驚天秘密︰癌癥患者到死都不明白的事

  出于求生的本能,每一個癌癥患者都不甘心坐以待斃。殊不知,他們的求生欲望與求治要求,竟讓自己成為某些不良醫院各科室之間搶奪的“唐僧肉”.....一位年輕醫生的自述,讓我們看到了其中的秘密。
  2009年,我從天津醫科大學腫瘤專業研究生畢業後,幸運地成為山東省某三甲醫院腫瘤科的醫生。
  工作第一天,我穿上白大褂,和主任一起查房。查房一上午,共有40多個癌癥病人,他們病情各不大相同,相同的是,對我們的話都言听計從。
  第二天上午,我接診了一個肝癌晚期的老人。看他的影像片子,癌細胞已經全身轉移,沒有治療價值了。再說,從老人的穿著來看,家境並不太好,更沒有必要白花錢了。出于好心,我把老人的女兒叫到辦公室,建議她放棄治療。老人的女兒放聲大哭,傷心地把老人帶走了。不料,一個星期之後,我意外地發現老人竟然被收住院了!護士長告訴我老人回家後不甘心“等死”,把自己的房子賣了30萬,又掛了腫瘤科的一個專家號求治,當即就被專家收住院了。護士長還悄悄告訴我︰老人還在病房里說你醫德不行,自己沒本事治他的病,就讓他回家等死!
  2009年11月底,我們腫瘤科發獎金時,平均一個人才2000多元!主任關上門給我們開了個秘密會議︰“咱們醫院實行的是績效考核,收人減去成本再乘以提成的百分比,才是科室的獎金。”他故意頓了頓,說︰“不需要我多解釋了吧?你們用幾元錢的便宜藥,那是你們的自由,不過,你不能把自己當成菩薩下凡,讓大家陪你喝西北風”主任的話音一落,大家的目光就齊刷刷地投向我,我臉上立即火辣辣的......”
  這件事沒過幾天,病房就住進一個患前列腺癌的離休干部,癌細胞也已經轉移腹腔了。有了前面的教訓,我試探性地找他的妻子談話︰“我建議用相對好一點的藥物,因為這樣可以提高病人的生存質量......”我的話音未落,他的妻子就雞啄米似點頭︰“什麼藥好就用什麼藥,我舍得給我們家老張花錢! ”有了這句話,我放開了手腳,什麼藥貴上什麼藥。最後,老人在病房里住了兩個月,共花費了40萬元,最總還是死了。
  我心里有鬼,自覺愧對老人。可令我哭笑不得的是,家屬辦完後事,經專門給我送來一面錦旗,說我把病人當親人,努力提高了癌癥晚期病人的生活質量。
  2010年7月,我接診了一個早期肺癌病人,覺得有手術指征,就介紹給了胸外科一個醫生。沒想到,病人手術之後,胸外科醫生專門請我吃了頓飯,並給了我一個500元的紅包。我不要,他卻說︰“這是你應該得的。以後你那邊有要做化療的病人,也”介紹“給你。我們倆長期合作!”然後,他還以過來人的身份 “教育”我︰“你是剛畢業不久的學生,現在摸清楚腫瘤科的工作流程沒有?簡單來說就是這樣︰來個癌癥病人,先介紹到外科給他們做手術,讓外科把手術的錢賺到了,再把病人轉到化療科化療,然後再轉到放療科放療,等著些科室的錢都賺到了,再把病人扔到中醫科喝中藥。”
  接下來的一件事,讓我終于驗證了這位外科醫生的話。有一個胃癌晚期病人,癌細胞已經腹膜轉移。可還是被轉到普外科做了手術,術後又轉到腫瘤科化療,放療科放療,中藥科喝中藥,如此折騰3個月,病人就死了。我曾偷偷調出病人的影像資料,一看就發現沒有手術指征。
  更加可笑的是,有一回,有過一次合作經歷的那位胸外科醫生給我轉來一個肺癌術後病人。病人70多歲,早期肺癌,即使不做化療也可以長期生存。不料,我好心告訴他可以保守治療的時候,他卻質問我︰“癌癥手術後化療放療是常規治療,如果听你的保守治療,我的癌癥復發了你負責?”其實,化療有很大的副作用,尤其是對這種年老體弱的癌癥病人來說,副作用更是致命的。勉強挺過4個月療程的化療,老人的免疫力就急劇下降,肺癌也隨之復發,並出現了腦轉移。在家屬的強烈要求下,我們又給老人做了伽馬刀手術,結果導致了更大範圍的腫瘤轉移.......如此折騰了一年多,老人終于在痛苦中死去了!

    全站熱搜

    give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