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難逃衰敗宿命(向駿)

2014年07月12日

 

不管阿根廷能否奪得今年的世足賽冠軍都難逃政經衰敗的命運!《國敗論:權力、繁榮與貧窮之源》一書指出,決定國家成敗最重要的因素是「制度,制度,制度。」該書認為制度「能夠推動和激勵人民有效地利用其生產力,以及創造和累積財富的健全制度和組織,乃國家成功和致富的關鍵。」

《國敗論》進一步發現︰「天然資源豐富的國家未必會走上繁盛的康莊大道,反而容易跌入貧苦的陷阱;他們稱之為『天然資源的詛咒』。」

民粹主義政局不穩

阿根廷因天然資源太豐富了,人也就懶了。

《經濟學人》對阿國遭受「資源詛咒」的舉例易懂且傳神︰「阿根廷從未試圖提升其食品的附加價值,直到今天其烹調仍以燒烤世界頂級牛肉為主。」

以阿根廷(人口4200萬)留學美國的人數(1,800)觀之恐難如願,南韓人口5000萬留美學生高達7萬1000人,越南人口9000萬也有1萬6000留美學生。這也就難怪阿根廷在技術研發所需之「創新能力」全球排名第56,和諸多拉美國家均屬「創新表現不足」。


政治上的「民粹主義」(populism)不僅導致政治不穩定,且往往迫使政府追求福利政策導致經濟喪失競爭力。中國社科院拉美所研究員曾昭耀認為「民粹主義……的出現同拉美國家的現代化運動有著密切的聯繫」,而阿根廷的正義黨就是堅持民粹主義的政黨。

今年世足賽中烏拉圭前鋒蘇亞雷斯在與義大利對決時被控咬人,《經濟學人》將此不入流的犯規舉動歸咎於長久以來存在於烏拉圭和阿根廷文化中的「本土性狡詐」(Viveza Criolla)。此一西班牙文名詞字面的意思是「原生性狡猾」,意指一種以尋求阻力最小為原則的生活哲學,其特色是忽視規則、缺乏責任感且不為別人著想。此一現象雖以首都為主,但也延伸到阿根廷整個國家甚至烏拉圭。

本土性狡詐引危璣

「本土性狡詐」一直被認為是阿根廷「引發道德、文化、經濟、社會和政治危機的主因。」其反射在外的兩大特徵是官員貪腐和諸多國家領導人均屬「經濟文盲的民粹者」。

從現任費南德茲總統的政績觀之,阿根廷會落到今天這步田地,本土性狡詐實為重要因素。例如阿根廷在「國際透明組織」調查的2013年全球「貪腐印象指數」(CPI)排名106。又如,2012年4月她宣布收購西班牙雷普索爾石油公司(Repsol)旗下YPF公司51%的股權,導致《金融時報》警告:「如果阿根廷如此對待其最大的外國投資者,那麼它就得獨自跳探戈。」

儘管100年來阿根廷未能逃離衰敗命運,但去年當選的阿根廷籍教宗方濟各卻不斷從入世的角度關懷全球,這或許正是阿根廷對全人類的回饋。

致理技術學院拉丁美洲經貿研究中心主任

give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