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連唱卡拉OK都唱不好的音樂白癡,所以前幾日聽NPR時竟然學習到了關於中國古樂的新知識:中國古樂的“和”,說的是所有的樂器演奏同一組音符,百樂齊鳴。西方音樂卻截然不同:西樂的“和”,包括幾個聲部和不同樂器演奏不同而相輔相成的幾組音符——由不同而產生“和諧”。這不僅僅是樂理的分歧,反映的更是兩個不同的哲學體系。

由此我想起最近在一本心理書《影響力》裏讀到的名句:“When everyone thinks the same, no one thinks.” (當所有人都想得一樣,沒人在思考。)這本書雖然學術價值不高,但勝在通俗易懂,用了不少故事講了人對其他人施加影響的幾個辦法:互換、一致、社會認同、喜愛、稀缺資源、權威等。這些辦法在廣告、市場行銷等行業早已被廣泛使用,它們如此行之有效,如不細加思考,可能我們都不能抗拒這些強大的影響力。關於“社會認同”一條,此書講了一個美國歷史上最著名的集體自殺事件“人民聖殿教”的故事。極具個人魅力的教主鐘斯經過20多年的精心經營,將一個小基督教會發展成加州很有政治影響力、組織嚴密的大教會。為了躲避媒體對於這個實質為脫離《聖經》教義、只准進不准出的邪教的懷疑與曝光,鐘斯把1000多名忠實教眾集體搬遷到南美洲圭亞那,建立了一個烏托邦式與世隔絕的小城。1978年11月,加州眾議員裏歐賴恩到這個小城瞭解民情,當幾名教友想要跟隨議員離開的時候,“人民聖殿教”的武裝衛隊向他們開火,打死了議員以及3名隨行記者,裏歐賴恩成為了美國歷史上唯一一名殉職的議員。鐘斯自知罪責難逃,當晚命令全體教眾服毒自殺。年輕的母親領過氰化物,先給孩子們喝,然後自己喝,幾分鐘內就在劇烈的抽搐中痛苦的死去,這一恐怖的過程被所有排隊領毒藥的人看在眼裏!一般來說,人們的自然反應當是保命,然而,竟然少人恐慌,少人跑,多數人都毫無掙扎、安然服毒倒下,僅有少數人沒有喪失理智並且逃過了衛隊的處決,最終導致了918人死亡的屍橫遍野。

“人民聖殿教”事件背景十分複雜,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看相關文獻,我在這裏只想談“社會認同”的巨大影響力。教主鐘斯再有魅力,也很難對上千人實現直接的精神控制,但他只需要控制一小部分核心人物,便可以實現“中央集權”。就像很多牧民都說,趕牲畜的時候,僅僅趕頭畜還不夠,必須使得一小部分牲畜跟隨頭畜,那麼其他的牲畜就會乖乖跟上。當“人民聖殿教”的教眾被高度隔離,他們對於對錯的唯一辨別標準就是周圍人的行為,即使荒誕不經,在強大的“大家都這麼做了,肯定沒錯”的從眾心理中,也變得合理起來了。人類歷史上這樣的集體瘋狂,難道還少嗎?!

文章來自: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ba277e0100cp6a.html

    全站熱搜

    give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