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諾貝爾獎物理獎,由號稱「光纖之父」、香港的高錕教授(見圖)

華人之光! 中研院院士高錕獲諾貝爾物理獎

(2009/10/06 20:03)

國際中心/綜合報導

2009諾貝爾獎物理獎,由號稱「光纖之父」、香港的高錕教授、發明感光元件(CCD)的美國威里亞德‧波伊(Willard S. Boyle)與喬治‧史密斯(George E. Smith)等3人獲得;瑞典皇家科學院6日宣佈,將2009年諾貝爾物理學獎授予香港中文大學前校長高錕、美國科學家威里亞德‧波伊和喬治‧史密斯,3名得主的成就分別是發明光纖電纜和電荷耦合器件(CCD)圖像感測器。

出生於上海的高錕,現年76歲,於英國、中國兩地任教,現為中研院院士,他以長久以來在光纖方面的卓越研究,獲此殊榮;高錕於1933年生於中國上海金山區,中學就讀於香港聖若瑟書院,之後獲取英國倫敦大學理學學士及哲學博士。

他於1987年至1996年任香港中文大學校長。

同時,他也是美國國家工程院院士、英國皇家工程科學院院士、英國皇家藝術學會會員和瑞典皇家工程科學院外籍院士,台灣中央研究院院士。

1996年,高錕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外籍院士。

1965年,高錕在以無數實驗為基礎的一篇論文中提出,用石英基玻璃纖維進行長距離信息傳遞,將帶來一場通訊事業的革命,並提出當玻璃纖維損耗率下降到20分貝/公里時,光纖通訊即可成功。

高錕此項研究,改變人類的通訊模式,促成互聯網演化,研究成果亦獲29項專利,獲20多個國際獎項,包括有電機工程界諾貝爾獎之稱的馬可尼國際獎、英國法拉第獎和日本國際獎等,並獲「光纖之父」的美譽。

高錕首創光纖通訊系統,成就非凡;

今年2月,根據報導,高錕太太證實,年逾75歲的高錕患上老人癡呆症,正靜心休息養病,定時服藥覆診。

今年諾貝爾物理學獎的主題在光的應用,一半的諾貝爾獎金由高錕獲得,研究主題是光在光纖中的傳播。

他的研究大幅突破了光在玻璃光纖中傳播的距離,可以讓光在光纖中傳播遠超過一百公里,遠遠超過當時實驗室最好的成果(約20公尺)。

光纖在通訊領域上的應用跟我們目前的生活應用已經是密不可分,例如網路的高速傳輸。大幅提高了我們的通訊品質。

而美國的波伊教授與史密斯教授則以1970年代發明可應用於數位相機、光學掃瞄器與攝影機的光電耦合元件(CCD)獲物理獎,算是遲來的肯定。

******************************************************************

諾獎得主高錕:能夠做前所沒有的事 我感覺很滿足

本文網址︰http://news.backchina.com/2009/10/6/big5_59063.html
原香港中文大學校長、“光縴之父”高錕剛剛被宣布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此前他在接受香港媒體采訪,被問及“您發明光縴,發現光縴可以做傳輸介體的這個理論,您覺得這個是不是應該得諾貝爾獎,為甚麼到現在沒有得”時,高錕表示,“這事你要去問諾貝爾獎金的評判人”。

高錕說,我心里覺得一個人有這樣子的好運,能夠做一件前所沒有的事情,而且做出來的影響是非常非常大的……我感覺很滿足。

他說,我有這個機會,來創一個新的領域,而且這光縴的生成,使得世界又有很大的變化,好象那個時候印刷機開始的時候,大家都不了解將來的影響是甚麼樣,而你知道印刷機出來之後,所有老百姓都可以跟讀書人一樣,可以拿到印刷出來的書,那麼他們可以增加知識,這麼便把我們的知識時代,能夠進一步的作了解跟應用,所以我覺得光縴的開始,至少把我們所有的信息,所有要傳送的資料,都可以很快地送給人家。

高錕說︰“所以我很滿足,我拿到獎沒有拿到獎,完全對我是沒有甚麼意思”。

我不是一個很固執的人

有人說“科學家都應該是很固執的”。高錕說,我不是,假使科學家太固執的話,不能夠想象不同的將來,因為腦子里面想的東西是幻想,所以假使一個人很固執的話,他那個人可能是很容易想不通的。

他說,但是假使我能夠把事情看清楚了之後,我有一個意見的話,那個時候我可能拿得很緊,抓住這個意見,要求人家相信我。這個好象是推銷員,就是說,賣東西給人家的,你一定要說服他,說這個是對的,這是你應該要買的東西。

做不正常的事是小孩子的自由

高錕說,自己的興趣是很受人家的影響。在小學的時候已經是對化學,對科學方面有很大的興趣,這也是因為自己的同學中間,有幾個朋友都是常玩這種東西的。自己不懂得真正的危險性而去做,但是當然有一個很好的自發性。

高錕說,可以說不听話就是頑皮,但如果做一點不正常的東西,人家沒有做過的,那個不應該算是頑皮的,那個是“小孩子的自由”。

婚姻的實驗我不需要做

有傳聞說高錕和太太結婚之前,也曾經像做科學實驗似的,太太提出要做一個試驗,說大家分開半年,這個半年不見面,看是不是彼此還掛念對方,如果要是掛念的話,說明是相愛的。

高錕對此說,這件事曾經發生。但是很快就說不行,這個沒有用,時間當然是一個考驗的過程,假使每天見面,忽然之間一個星期不見面,這種情形之下,可能會使到那個人想得清楚一點……婚姻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一個一生的一件事,所以說大家來分手半年,這種提議是沒有甚麼意思。

高錕說,實驗室應該做實驗的,但是這個(婚姻的)實驗不能夠做,我不需要做。

    全站熱搜

    give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