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異語:旁人當我花瓶 哪知我用命工作

2009年12月12日蘋果日報

小榆 前空姐

Q:做過7年空姐,是怎樣的經 驗?

A:很多人當空服員都說是要環遊世界、增廣見聞,可是當機艙馬桶不通,大便你撿不撿?撿啊,否則1百多個客人等在後面怎麼辦?所以沒這麼簡單,很多人做不到1年就幻滅走了。

為了養家飛得要死

職業傷害也很多。常要搬重物,會椎間盤突出;餐車裝滿餐1百多公斤,有人肌腱炎永遠不會好;在廚房穿得很漂亮,妝畫很濃,可是要塞兩百多份餐,常被烤箱燙到。高空陽光沒遮蔽,輻射照得痣長好多,容易得癌症。


20年前,空姐薪水很好,因戒嚴,能 {
dm_Action('over', '出國', event, this)
}" style="padding-bottom: 1px; cursor: pointer; color: #009900; border-bottom: #009900 2px dashed;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 onclick="function anonymous()
{
dm_Action('click', '出國', event, this)
}" onmouseout="function anonymous()
{
dm_Action('out', '出國', event, this)
}">出國
的都是政商名流。當時只有華航,空姐接觸階層較高的人,都嫁得不錯。觀光普遍後,去泰國才7、8千,薪水福利跟著下盪。我96年做空姐時月休6天,最高飛行120小時,很操。雖然有底薪,日津貼1小時50元,但時薪才130元,連好樂迪大夜班都不如。


我們採軍事訓練,對比華航的以客為尊,公司認為 {
dm_Action('over', '顧客', event, this)
}" style="padding-bottom: 1px; cursor: pointer; color: #009900; border-bottom: #009900 2px dashed;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 onclick="function anonymous()
{
dm_Action('click', '顧客', event, this)
}" onmouseout="function anonymous()
{
dm_Action('out', '顧客', event, this)
}">顧客
永遠是對的。華航重自我風格,自由發揮,我們像小媳婦,要服從。而且他們有男空服員,可緩和氣氛。怕我們亂搞,我們沒有,可是機長是男的,怎可能不搞?就曾有空姐仲介小姐給機長,我們稱LV俱樂部,顧名思義就是一晚價碼可買個LV包。


其實大多空姐私 {
dm_Action('over', '生活', event, this)
}" style="padding-bottom: 1px; cursor: pointer; color: #009900; border-bottom: #009900 2px dashed;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 onclick="function anonymous()
{
dm_Action('click', '生活', event, this)
}" onmouseout="function anonymous()
{
dm_Action('out', '生活', event, this)
}">生活
很好,很亂的都是個人。像我們公司較單純,都是好媽媽。有些空服員一定是上輩子欠男人太多,都是老公不工作,她飛得要死養家養小孩。這跟公司文化也有關,我朋友在另家公司就變了,沒BMW載不出門。我們公司空姐有人飛了10年還是騎摩托車上班。

目睹大園空難燒機

Q:為何空姐感情易出問題?
A:你不在等於給人家機會劈腿,像我跟前男友都要結婚了,他還跟我地勤的同事劈腿,而且大家都知道,只有我不知道。剛當空姐,我就遇到大園空難,我教官的姊姊名古屋空難時請假逃過,卻逃不掉大園空難,在電視上看到他認屍,好難過。


那天我們7點多南降,他們8點北降,我們從印尼雅加達回來,他們從印尼峇里島回來,可是我們出關了,還不見他們。海關才說, {
dm_Action('over', '飛機', event, this)
}" style="padding-bottom: 1px; cursor: pointer; color: #009900; border-bottom: #009900 2px dashed;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 onclick="function anonymous()
{
dm_Action('click', '飛機', event, this)
}" onmouseout="function anonymous()
{
dm_Action('out', '飛機', event, this)
}">飛機
燒起來,應該沒人可活。


我出關回頭看機表,那架飛機寫著Delay,走出去剛好看到一個人抱著一大束花,問我有沒有遇到那架飛機組員?這是其中一個罹難者家屬,我心頭震了一下說:「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要不要再等一下?」眼淚快掉下來。搭車離開機場,看到飛機燒起來,我掉下眼淚。每次都覺得公司在壓榨我們,可是那一刻覺得,做再累都好,我不要摔成那樣。那次很慘,機上人員都瞬間死亡,澎湖空難也是,飛機直墜海面,衝擊力最大,水像刀一樣鋒利的切開人。


當大家認為空姐只是光鮮亮麗的花瓶時,其實我們要學很多。我們學過韓日文;出事時要知道怎麼求生,也要懂插管、急救縫合。所以華航才有那種為救乘客全身燒傷被留任的,那真是偉大的空服員。


也許是認識人的渺小,空服員很有大愛,我也學會看開很多事。

它帶來的不是金錢,而是無法衡量的知識、閱歷跟心靈滿足。

記者陳玉梅採訪整理

    全站熱搜

    give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