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工程後果多可怕?“危害不可逆轉”,已經無法再掩蓋

中國國務院在5月18日發表的一份聲明中承認,三峽大壩工程在移民、生態保護等問題上存在弊端,這是十分少見的。活動人士認為,政府聲明只承認問題,卻不討論問責,態度不夠誠懇。
有關三峽大壩工程的聲明是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後出台的。這次會議還討論通過了《三峽後續工作規劃》和《長江中下游流域水污染防治規劃》。
聲明說,三峽工程初步設計建設任務如期完成,防洪、發電、航運、水資源利用等綜合效益開始全面發揮。但與此同時,聲明也指出三峽工程“在移民安穩致富、生態環境保護、地質災害防治等方面還存在一些亟需解決的問題,對長江中下游航運、灌溉、供水等也產生了一定影響。”
長期關注三峽大壩工程的活動人士戴晴說,政府以前也曾出面承認過三峽大壩工程的弊端,但這一次有所不同。
戴晴說︰“以前呢,出了事情就說一說,盡量掩蓋,盡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這次是總理主持的,國務會議討論, 並且比較坦率地承認,這是第一次。”
國務院的聲明指出,三峽工程從設計到建造的不同階段出現了不同問題,這些問題不可能立即得到解決,因此將設立災難警示系統。
戴晴說,政府這樣做的原因是三峽大壩工程暴露的問題太明顯,已經無法再掩蓋。
戴晴指出,近期一個非常緊迫的問題是水資源的分配問題。這涉及到這些水究竟應該留在大壩里發更多的電,還是應該送下去維持中下游的航運。
三峽大壩工程籌建時,工程當局宣稱大壩的興建有利于航運。可是據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報導,今年進入主汛期的長江水位不升反降,中下游一些站點水位已創下歷史同期最低紀錄,超低水位給航運造成嚴重影響。
戴晴說,同樣具有危害性的還有消落帶問題。消落帶的形成是由于大壩修建造成水庫季節性水位漲落,使得三峽庫區周邊被淹沒的土地周期性露出水面。戴晴說,消落帶上無法生長植物,因而無法固住土壤,導致大量滑坡和泥石流。
此外,移民問題也不容無視。戴晴說,三峽大壩到底造成了多少移民,這些人應該如何被安置,怎樣解決民眾的不滿,這些不是拍幾部電視劇,國家領導人抱著小孩微笑地拍張照片就解決的。她說,她已經不知接到多少移民的電話和信件,懇請她和有關人士的幫助。
上世紀80年代三峽大壩工程籌建之初,曾有很多專家屢次致信國家領導人,就三峽大壩工程提出自己的意見和建議。在工程推進的過程中也有人不斷發出警告並提出解救辦法。戴晴說,當時政府對這些充耳不聞。她說,現在國務院就三峽問題召開會議,並承認存在弊端。不過,如此浩大的三峽工程仍然缺乏一個明確的問責制度。
戴晴說︰“我本人的意見是,在這次會議上沒有提到問責,就是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有沒有人應該負責任。如果你根本一句問責都不說,那我認為是不誠懇的。”
環保人士戴晴說,三峽大壩造成的很多問題是不可逆轉的。以移民為例,三峽工程造成幾百萬人遷離故土,幾代人流離失所,這些人的命運被永遠地改變了;600公里長的消落帶也不可能再恢復原貌;大壩一旦建成就不能移除,原本通順的航運也受到阻礙。
戴晴說,這些問題基本已無法再解決,而日後再發生任何事故和問題,政府也可以說,我們並非沒有預見到,已經有言在先了。

    全站熱搜

    give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