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正是“文革”前夕,幾年前開始的“千萬不要忘記階級斗爭”、“以階級斗爭為綱”教育的“成果”開始顯現。突然全國盛傳此畫“反動”,原來有“階級斗爭觀念強”的讀者給《中國青年》雜志打電話並來信,指責此畫那些橫七豎八的蘆葦實際藏有“蔣介石萬歲”的“反動標語”!

傳言越來越廣,一時間議論紛紛,沸沸揚揚。

人們的“政治敏感”越來越強,于是有人順看有人倒看有人左看有人右看,甚至有人從背面對著陽光燈光看,越看“反動”越多︰

有人發現了“反共”、“以血還血”等“反標”;

有人提出蘆葦倒向畫面左側是“西風壓倒東風”,惡毒攻擊偉大領袖毛主席關于國際形勢是“東風壓倒西風”的英明論斷;

有人提出畫面中心有五個人物,四個人挑著稻谷擋著褲子,只有一個人是顯出褲子的全身,作者用意是說“五個人穿一條褲子”,和赫魯曉夫攻擊我國一唱一和,是一個腔調;

由于印刷品畫面較小,有人誤把稻田遠處彎腰收割水稻的紅衣女青年和遠處大道上拉車的紅馬看成倒了的紅旗,于是指責作者暗喻“三面紅旗倒了兩面”;

作者的名字也是反動透頂,李是“離”,澤指“毛澤東”,浩是“好”,連起來就是“離開毛澤東好”,寓意背叛毛澤東思想。

無數事實說明,在中國語境中,這種“過度詮釋”並非與被詮釋者無關的“純學術”,而會使被詮釋者大禍臨頭,所以,一定要慎之又慎。


  由于事關重大,團中央曾協同公安部、美協黨組認真調查,結果是此畫並無政治問題。但此時中國美協已自身難保,因為毛澤東在1964年6月作出的著名 “批示”中,已嚴厲批評這些文藝協會,“最近幾年,竟然跌到了修正主義的邊緣,如不認真改造,勢必在將來的某一天,要變成像匈牙利裴多菲俱樂部那樣的團體”。

所以美協黨組的報告在認為此畫無政治問題時,又在最後有所保留︰“但是,我們在審閱《你追我趕》和李澤浩另一幅作品以後,也有一個小小的疑問︰這就是在《你追我趕》這件作品中,為什麼要把一片蘆花放在前面呢?而且在另一幅作品中,為什麼也畫了幾棵蘆葦呢?作者為什麼老喜歡在畫幅中把蘆葦作點綴呢?這個問題,我們認為應該調查一下。”

這“另一幅作品”即深受好評的另一件參展作品《墾區新兵》,這幅也是表現青年社會主義勞動創業者的油畫發表在《中學生》 1965年第1期插頁上。雖有某種“疑慮”,但結論畢竟是此畫無“政治問題”,《團內通訊》曾發表“中國青年雜志社關于1964年第12期封底畫的情況報告”以平息傳言。時任中宣部副部長的林默涵在全國宣傳工作會議上說,《你追我趕》是一幅歌頌知識青年在廣闊天地大有作為的優秀作品;並宣布經組織調查,作者李澤浩是魯迅美術學院繪畫系品學兼優的三好學生。

    全站熱搜

    give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