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科研亂象 專家要女色才簽字

  • 2011-11-07
  • 旺報
  • 【記者楊慈郁/綜合報導】

     大陸近年來大力發展科研,但一項調查卻顯示,經費被用於專案本身僅占40%左右。

陸媒指出,這些資金被學者巧立名目,用以出國考察、拿回扣或者買車、買房;不僅如此,進入專案驗收期,還得送上女色,專家才肯簽名。科研經費被肆意侵占揮霍,在大陸科研圈內早已不是祕密。

     大陸科研經費的使用,諸如擴大開支範圍、擅自調整預算、增加購買設備等屢見不鮮。2010年,僅大陸國家審計署查出的資金就達數億元(人民幣,下同)。透過審計保障科研經費真正用於科研,已經迫在眉睫。

     錢到位 卻成圈錢法寶

     《經濟觀察報》日前一篇報導〈科研經費江湖〉,揭露大陸科研圈的多年亂象。一位中科院院士表示,早幾年,大陸科技投入不足,制約了科技創新;如今錢到位了,但卻沒花在刀口上,反成部分科研人員「圈錢」法寶。

     中國社科院西部地區某研究所任高(化名)表示,科研經費怎麼花,實際上都是公開的祕密。有幾種慣用方式:首先是吃回扣,500萬價格的儀器設備,以800萬或1000萬購買,多餘的錢輾轉進入個人帳戶;

其次,以科研需要的名義購置汽車、房產,專案結束後就據為己有;

再次,自己成立公司,拿科研經費作股分;或者,就是以考察的名義出國或到各地旅遊消費。

     「考察、學術交流是科研圈最慣用的伎倆,且專門挑沒有去過的地方考察。」任高說,在國外隨便找個學會以考察名義或學術交流方式發個邀請函,太簡單不過了。中科院某研究所研究員李志表示,他們所的很多老師,全世界幾乎哪兒都去過了。北京某高校(大學)材料工程系副教授說,「高校就像一個菜市場,科研人員就是包了其中一個攤位,進帳出帳從那裡過。」

     勾結會計師 坐地分贓

     大陸科技部長萬鋼曾表示,隨中央財政對科研投入的加大力度,「十二五」將著力科技經費管理制度,建立問責機制,加強經費管理監督。但大陸科研單位的內部審計近幾年才開始,審計人員不足,水準更參差不齊,無法公平監督。此外,每個科研所和高校都有固定合作的會計師事務所,一些事務所甚至與部分科研人員勾結,以各種名義支出大部分經費,最後落入個人口袋。

     有的科研單位為圖方便,連發票都由會計師事務所幫忙購買,雙方再以不等名義進行分贓。「當然,驗收的時候每個專家都要打點,一般是 1000~5000元不等,負責專案驗收的專家只要有一個不簽字,專案就無法過關,明年再申請專案就更困難了。」任高說,她就曾遇到不簽字的專家,給錢不要,送什麼都不要,最後給他安排了女色,才肯簽字。

     酒店離校近 生意紅火

     北京某五星級大酒店公關總監劉浪表示,3月至5月,是高校和科研所訂包廂最多的時候,消費也是最高的,該酒店由於離學區近,每年生意都紅火得很。

     對於科研經費亂象,有分析認為,只要科研經費財權和審批權分離,掌握財權的部門退出專案審批,再建立科研投入基金制度,引入公正、公平、公開的專家評審制度,這些亂象就會結束。

 

************

專案老闆橫行 無法可管

  • 2011-11-07
  • 旺報
  • 【記者楊慈郁/綜合報導】

     大陸科研人員人均每年勞務成本約為日本的1/12,韓國的1/6,節節攀升的物價和工資不成正比,使得科研人員把「賺錢」腦筋動到了專案經費上;甚至還有人專門跑專案,然後再與別人吃回扣,被戲稱是「專案老闆」。

     此外,大陸在科研領域裡,尚沒有一部關於科研專案立項、審批、經費使用、監管責任的系統法律。立法的缺失,直接導致科研專案管理的混亂。各高等院校、科研所的管理制度也不統一,「政出多門、各自為政」。

     《經濟觀察報》報導,「競爭,哪兒都是競爭,表面是為了專案,實際都是為了錢。」55歲的中南某大學駐京辦主任肖文凱表示,都說高校(大學)駐京辦跑專案,跑錢,其實跑得最厲害的還是搞科研的。肖文凱說,由於科研人員的收入和獲得經費不成比例,再加上有些科研單位的績效工資都是從經費裡開,所以大家都動這個腦筋。

     以肖文凱所在的學校為例,大學講師1個月的收入才3000元,副教授不到4000。而科研所的工資,扣去科研經費裡的績效工資,也就4、5000。

     大陸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政策局局長韓宇透露,大陸科研經費投入中,勞務使用情況占23.6%,遠低於發達國家的45%;科研人員人均每年勞務成本約為日本的1/12,韓國的1/6。

     中國社科院西部地區某研究所任高(化名)直言,節節攀升的物價和工資不成正比,所以大家一股腦想著搞專案,搞科研。因為錢到手後,怎麼花是自己說了算。

     一些有身分和名望的老師也會利用自己的人脈關係,到處跑專案、攬課題。跑到專案後,再找一些老師共同研發,除須支付的部分勞務費後,剩餘的全部落入個人小金庫。而那些跟著導師做科研課題的博士生,也能從科研經費裡拿到一些酬勞。

     「在科研圈內,這叫『專案老闆』,而且有些人就是專門跑專案,然後再與別人吃回扣。」任高說,一般專案老闆和駐京辦關係密切,因為要靠駐京辦打頭陣,與部裡牽線搭橋。

     對此現象肖文凱默認表示,每年3至5月是高峰期,一直到6月立項前,駐京辦是「專案老闆」的「首攻陣地」,等專案和經費下來了,駐京辦就逐漸冷清了。

    全站熱搜

    give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