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七大鬧鬼地/張獻忠屠城曝屍 七星崗成畏懼的鬼崗?

NOWnews.com 今日新聞網

2012年8月17日 15:18

 

重慶民間有「七星崗鬧鬼,金剛塔鎮邪」的說法。通遠門外的七星崗歷來就是用來埋葬死人的亂葬崗,留下了「通遠門,鑼鼓響,看埋死人」的歌謠。據記載,明末清初,張獻忠攻下通遠門後,曾在重慶城內頒布了大屠殺的禁令,而屍體全都曝屍於七星崗,從此七星崗更成為人人畏懼的鬼崗。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重慶民間有『七星崗鬧鬼,金剛塔鎮邪』的說法。通遠門外的七星崗歷來就是用來埋葬死人的亂葬崗,留下了『通遠門,鑼鼓響,看埋死人』的歌謠。據記載,明末清初,張獻忠攻下通遠門後,曾在重慶城內頒布了大屠殺的禁令,而屍體全都曝屍於七星崗,從此七星崗更成為人人畏懼的鬼崗。

根據博報網報導,對於張獻忠一人,歷史上多有爭論,有人說其殘暴,還有其『七殺』碑的說法,既『天生萬物以養人,人無一善以報天,殺、殺、殺、殺、殺、殺、殺』,也有認為其對貪官污吏殘酷無情,而對百姓多有愛護。西元1644年,明崇禎17年,農民起義軍領袖張獻忠率60萬軍馬,圍攻重慶。經6天激戰,終攻破通遠門,占領川東要塞。死傷無數。

1929年2月,潘文華上任後就著力將通遠門外到上清寺一帶開闢為新市 區,從而將重慶主城面積擴大了一倍。在修建通遠門至上清寺的公路,即現在的中山一路時,在七星崗一帶挖出了無數屍骨,為超度亡靈、鎮妖驅邪,潘文華建造了菩提金剛塔,並特邀西藏大喇嘛多傑格西來渝裝經開光,該塔於1931年2月16日落成。

菩提金剛塔建在『凸』形台基上,外形偏向藏式佛塔建築沒,周圍建有圍牆。但實際上,菩提金剛塔卻是30年代重慶殖民式建築的典型代表。

菩提金剛塔相容了多種建築風格,高七丈八尺,共分為三層,全是純石徹成。低部是四面方整的方形基座,中部為方形塔身,陰刻《佛說阿彌陀經》全文。塔身四角為 愛奧尼克禍卷柱式,塔身上邊是一須彌座形方『表』,橫書『菩提金剛塔』五字;再上是一座喇嘛塔,復缽北面有一拱形龕,龕內供奉一尊菩薩;復缽十三天的頂端為寶蓋,兩側有翼形裝飾圖案。

點擊查看下一頁
菩提金剛塔。

點擊查看下一頁
用作鎮妖驅邪的菩提金剛塔。

關於七星崗的鬼故事也很多,其中不乏感人的傳說,比如以下這則《七星崗魂喪》。相傳很久以前,到底有多久?也許久到明朝末期,張獻忠攻入重慶之後,殺人如麻,怕屍體扔在江中污染水源,便將人拖出城外埋葬,而這裡被稱為亂葬崗。在抗日戰爭時期,首都遷至重慶,主城由於人口的增加,不得不往郊區發展,這時亂葬崗填土建房,被當時的人們稱為七星崗沿用至今。

在這個殺戮的城市不知埋葬了多少愛情,而那曾經死生契闊,與子成說還能經得起時間的洗禮?而那夢斷魂牽的思念又將飄往何處?有人曾說在三生石前滴落自己的一滴血許願,來世還會遇見那個刻在靈魂深處的人,沒有人知道是真是假,因為記得許願的人最後都被一碗孟婆湯斷送了來世的思念。愛情終歸是愛情,會遺忘,但也有人選擇以魂的姿態等待那終將遺忘的人。是傻?或是癡?

明朝末期,那時的他們不懂什麼是自由戀愛,但經人介紹,終喜結良緣。男人每日在市集擺攤賣些蔬菜瓜果,中午女人做好飯菜送到集市。『今天賣的怎麼樣?』女人看著面前埋頭吃飯的男人,抬手用衣袖拭去他額上的汗水。『還是這樣,這仗就要打過來了,到處人心惶惶,你沒事也不要出來了,萬一遇見些什麼壞人可怎麼辦?』飯還在嘴裡咬著,咕噥著說不清楚,可女人知道他在說什麼。

『知道了,我不來你中午吃什麼,萬一再給餓壞了。』女人看著他的樣子像小孩一樣,嘴角微笑。『這一頓兩頓不吃餓不死我,倒是你自己多注意安全,你一個女人在家,我多少還是不放心。』吃完飯抬頭用衣袖擦嘴,把碗遞給女人。『你就放心吧!不是我一個人,這些天隔壁的那些好姐妹每天都在教我繡花,那些花的樣式可好看了,我給你繡個荷包可好?』女人把碗筷放進竹籃裡,滿臉的驕傲。

『好啊,那我就等著你給我的荷包了。』男人看著女人的表情,滿臉的幸福。『那我先回去了,你晚上早點回來,我給你弄些好吃了。』女人提著竹籃走了。男人看著她的背影,覺得就這樣平平凡凡的和這個女人過一輩就是幸福。男人憨厚老實,從不知道什麼甜言蜜語,也從未給過女人任何承諾,可他就是相信女人知道他會守著她一輩子。某日,男人照例去市集擺攤,女人獨自在家。突然,隔壁大嬸毫不留情的撞開了女人家的門,『闖王的兵進城了,見人就殺,我們快跑吧!』『唉,慶芳你去哪兒啊?外面這麼亂!』

女 人不顧後面的勸阻,想都沒想就跑出去找他的男人,這天下果然是亂了,一路跑來都是擁擠的人流,每個人都帶著東西準備逃命,有幾次女人被擠倒,差一點就被活活踩死,為了男人拼命求生。忍著身上的劇痛,不要命似的跑到男人的攤位,沒有人,她慌了,淚無聲的流下,站在原地不停打轉搜索著男人的影子,還是沒有,心 慌,心亂,心酸,心痛席捲全身,雙腳癱軟的跪坐在地上,哭喊著『你可千萬不能有事啊!你出事了我可怎麼辦?』淚眼迷濛的看著前方有人走來,她欣喜的擦乾淚水,看清來人她失望了。

『你怎麼在這裡?你家男人擔心你回家找你去了。』那個男子的聲音如醍醐灌頂。女人飛快起身朝來的路奔去。一路忐忑一路興奮,這一路真的有一個世紀那麼長。推開半掩著的家門,沒有她等待的驚喜,只有空落寂寞的房間,她發瘋似的來回奔跑於各個房間,嘴裡不停的叫喊著男人的名字,沒有,沒有人回答,什麼都沒有了,原來心真的缺了一角。

『唉,慶芳你怎麼還在這裡?大軍進城了,快點跟我一起走吧!』大嬸無限的擔心換來的還是女人一動不動呆愣失魂的模樣。等了許久不見女人回答,大嬸準備拖著女人離開,女人掙扎。『我不能離開,他還沒有回來,他找不到我會擔心的!』女人癡癡愣愣的走到繡盒前坐下,開始一針一線的的繡著未完的荷包。大嬸見拖不動她,自己又急著保命就沒有多說關上門就離開了。

當女人繡完最後一針的時候五六個官兵衝進了她家,官兵先是一愣沒想到還有人,之後就露出猥瑣的笑容,女人如行屍走肉一般的被他們先姦後殺,手中始終緊緊的拽住那個荷包,上面乾淨的絲線被鮮血侵染弄得面目全非。女人的屍體被丟在亂葬崗,時間一直的流逝著,周圍的事物也在飛快的變化,亂葬崗被填平建房,到處是高樓大廈,水泥馬路,高桿電線,那裡已經沒有了當初亂葬崗的影子。

1997年,一戶高姓人家住進了一棟高樓大廈的一樓,一對夫婦和一個兒子,兒子27歲,自從住進這裡兒子每天晚上都會做惡夢,夢中一個全身裸露的女人身上污濁不堪,手中拿著一個沾滿鮮血的荷包遞到他面前,看著那雙空洞絕望的眼睛被驚醒,每晚如此,兒子不堪夢魘,精神崩潰被送入精神病院,鬧鬼的傳說也流傳開來,那戶人 家也搬離那裡。可是說來也奇怪,其他搬來這裡住的人都相安無事。

點擊查看下一頁
菩提金剛塔嚴莊肅穆。

点击查看下一页
經文。

    全站熱搜

    give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