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五回 慈尊放光作接引  

86年11月12日

窺基菩薩 降

話:往生一大事,因由緣機中。賢生啊!今夜遊記適逢貴堂昊天紫綬靈修士

  於九月科期中,內院、外院證得功果品位者往生於淨土,吾等就參訪此

  一奇景,正是慈尊放光作接引。

勇筆:(合十頂禮)師啊!本堂頒敕證道玉旨距今已有數日,此時前去觀看    

   奇景不嫌太晚了嗎?還是又是慈尊慈悲,將這景象留至今日始作接引

   。

菩薩:都對!賢生知道閻浮提時間與兜率天時間不同,因而除了九月科期證

   道之修士欲往生彌勒淨土,慈尊放光接引之景象是有神通力之保留,

   在淨土中往生之蓮化恰如其時,因此整個過程就像電影之製作,如今

   賢生則是觀看電影的完整版。

勇筆:弟子明白了,那麼現在怎沒看見慈尊放光接引的景象?

菩薩:整個過程就到內院反璞歸真閣之七寶池再顯現,屆時往生於內院諸人

   已蓮化完成,亦可略抒感言列入本書。

勇筆:原來如此!

菩薩:已到反璞歸真閣,賢生可知此閣之用意?

勇筆:弟子冒昧揣測一二,顧名思義,反璞歸真其意乃指,從一個繁華或複    

   雜世態中回復原貌,或是簡而言之,從絢爛歸於平靜;在人而言,從

   受污染的習性而回復本性。因此,此閣即是專門使往生至此之眾生受

   蓮花而進修菩薩果的道場。

菩薩:對了一半。此閣名反璞歸真,即已臻無漏,因而此地亦是諸大菩薩駐

   錫之處。也是為往生至此之行者因未受戒,乃于此處設戒壇為彼等作

   出家戒,而成為名符其實之菩薩。

勇筆:弟子受教,難怪此閣並無氣象萬千,珠光寶氣,反而隱約透出祥和肅

   穆的氣勢。師啊!那麼戒壇設在那兒?

菩薩:受出家戒必須有三師六證,因此諸大菩薩在此為師為證,為諸人授戒

   作證,因此賢生稍待即可完整觀覽其過程。(話落席地而坐)

勇筆:師啊!我們就在這裏坐下嗎?(說話間也學著窺師一般坐下,只一坐

   下立即感覺靈訊不斷,馬上斂神肅心用起功來。)只見眼前即是本堂

   虛空之上,有六位乾坤二道分立於本堂關恩師左右,剎那間虹彩由天

   際延伸,繽紛花彩,梵唄陣陣,清香隱含,只見六位修士立即垂眉合

   十,俯首迎接。這時彩虹之上只見一片靈光閃耀,不知凡幾的彌勒眷

   屬,諸大菩薩、羅漢、尊者隨同眉開眼笑、方面大耳、中腹便便的慈

   尊正佇立虹彩之上。慈尊眉間由弱細而強耀,放出一道白光,立即梵

   音大盛,繽紛飛舞,天女彩綾飄捲,構成一幅樂利的景象。六位修士

   即在此時被慈尊攝入白光,列入諸眷屬中。慈尊合十誦佛聲中向本堂

   關恩師問訊作禮,本堂恩師亦是作揖還禮,慈尊等立即返身飄渺逝去

   。哦!不對!應該是慈尊等踏行於彩虹上,步行回兜率天。只見來到

   那人天隔界之時,有一位大菩薩即引領二位坤道往彌勒外院行去,而

   尚有四位隨著慈尊往內院行去。慢點!慢點!師啊!電影暫停一下,

   弟子滿腹疑問,先請師開示。

菩薩:可以!賢生說吧!

勇筆:弟子記得此次證道修士中有菩薩,有羅漢,有尊者,有天女,而伴隨

   慈尊來接引之眷屬,不論是菩薩或羅漢尊者甚至天女等,都有圈圈輪

   輪的靈光,為何本堂證道的修士沒有呢?難不成這些修士的證道功果

   還不足?

菩薩:賢生錯了!證入內院之菩薩、羅漢、尊者功果已足,只是他們在生之

   相並未受戒,更尚未蓮化,因此靈光不顯。

勇筆:那是說證道修士還要經過受戒,才是名符其實的菩薩、羅漢、尊者了

   。

菩薩:然也!就像學子求學,學分修滿還要經過畢業典禮,授予畢業證書。

   證入內院諸人功德雖具,亦已通過考核,但卻無出家受戒,尚不能名

   符其實;因此,攝入淨土後,先予舉行授戒,再入七寶池蓮花,就是

   名符其實的菩薩、羅漢了!

勇筆:原來如此!另外怎會有二位坤道證道修士往外院去?

菩薩:因為他們證得果位乃職司外院,故將其遣去外院。

勇筆:弟子受教!好了!弟子可以再看電影(話未說完,靈訊已現。)只見

   一處戒壇矗立於大廣場之中,上座乃為慈尊,而兩旁俱皆是盤坐的大

   菩薩,靈光之強幾乎讓人目炫。此時正有羯磨師、戒師為數位證道修

   士講解佛規儀軌。此時四位證道修士已均剃度落髮而跪於壇前,一陣

   陣經聲出自諸大菩薩口中,梵音細膩,直入心扉,頗有醍醐灌頂。而

   在一連串的儀軌中,授師即為四位證道修士授戒,一經儀式完成。(

   此一出家受戒儀軌乃以顯教儀軌行之,頗為繁文褥節,不盡詳述,但

   重點乃在三師六證之下受出家戒,而正式成為佛之比丘、比丘尼。)

   儀式完成後,諸大菩薩立即引領彼等去到七寶池。剎那間只見四位修

   士立即化成一道道光束投入蓮池中,經過剎那時間,其中四朵漸漸浮

   出水面,瓣開蕊現,已可見四位準菩薩之誕生。慈尊此時已現身為彼

   等灌頂加持,漸漸四位菩薩、羅漢、尊者靈光顯現,足踏蓮花與諸大

   菩薩伴隨慈尊冉冉逝去。哦!景象沒了!師啊!劇終了,您不是說要

   請證道修士說話嗎?

菩薩:賢生勿急,彼等蓮化完成,尚須彌勒講堂知客處註籍,俟彼等完成此

   一手續,吾等再訪談吧!……好了,吾等前去。

勇筆:師啊!是否去彌勒講堂?

菩薩:非也!彼處下次再遊,吾等就在反璞歸真閣中等候。

勇筆:是!咦!這四位菩薩好像就是他們,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此時四

   位一齊向窺師見禮。)弟子參見四位菩薩,恭喜您們都已證道!如果

   弟子沒有記錯,應該是這位女菩薩證道參悅菩薩,俗家姓名是姓江名

   玉茹;這位三笙菩薩,俗家姓名應是姓陳名明身;另一位老羅漢應是

   恒清羅漢,俗家姓溫名阿昇;另一位尊者,想必就是水月尊者姓馮名 

   湍水了。

恒清羅漢:賢生好記性,不錯!吾等蒙天恩師德,以及貴堂諸賢生之福蔭,

     今日證入彌勒內院。

勇筆:弟子不敢當,記得您幾位都是修行靠自己的通過考核,弟子等只不過

   上些香,豈敢居功。對了!是否可請開示是何因緣證入彌勒內院?是

   否與陽世親人造立功德迴向,而求您們證入彌勒淨土有關?

三笙菩薩:賢生所言只是強調註明,就像學子有填志願表一般,是列入參考

     ,而最重要促成的關鍵是在各人宿世的緣機。

勇筆:那弟子恭請開示此一緣機事由。

恒清羅漢:吾乃在距今已數十輪迴之前,以彌勒之慈義而發心戒殺護生,植

     此緣機。

三笙菩薩:吾乃以見佛(慈尊)法相,心生喜樂,膜拜不輟,而成此緣機。

勇筆:是在生前這一世嗎?

三笙菩薩:非也!乃在宿世之間所種。

勇筆:弟子好失望,難道沒有證道那一世所種下的緣機嗎?

參悅菩薩:賢生不用失望,吾即是在很小的時候,吾即因有一尊彌勒彫像被

     人遺棄毀損,吾雖不知彌勒法義,但卻將衪移置不受人踐踏毀損

     之處,乃以此成就緣機。

勇筆:您可真是福至心靈,小小年紀之時即已種下如此善緣機,真可為眾生

   樹立良好典範。那麼您這位水月尊者呢?

水月尊者:吾之緣機已說過,不再在此贅述(篇按:乃累劫之中,曾有與慈

     氏尊者共修之福,今乃可成彌勒眷屬-見拱衡雜誌五十八期)。

     不過得生於此淨土,雖然所種下之緣機善因為成就,但陽世所迴

     向之願力卻是成就此一大事因由的動力。

勇筆:多謝諸位菩薩開示,弟子要告退了!(就在師生五人中行禮互別。)

   師啊!這一趟倒是豐收。

菩薩:好酒沉甕底,賢生再努力吧!好了,賢生投體吧!

勇筆:弟子恭送師駕。

菩薩:可,吾回。

    全站熱搜

    give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