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不撤守-啟動病歷中文化,捨葉署長其誰?
  • 2009-06-01
  • 中國時報
  • 【■陳長文】

     五月初,筆者曾在本欄針對病歷中文化的問題,希望衛生署長葉金川能為眾多無聲的病患權益發聲。不久,衛生署醫事處的石處長向筆者表示葉署長因為出席世衛大會,而未能親自回應這個題目。石處長也提供了一些寶貴的意見。但筆者仍希望就病歷中文化的問題,再次就教於葉署長。

     由於筆者最近正在進行癌症治療的後續療程,因此有更多機會就病歷中文化的問題,和醫生朋友交換意見。然而,多數人都不否認病歷中文化的正當性,只是在政策的優先次序或相關的配套問題有疑慮。大致可歸納如下:

     一、認為病歷電子化應該更優先於病歷中文化的問題。然筆者認為兩者並不衝突,醫政機關在推動病歷電子化的同時,也可以推動病歷中文化。

     二、病歷品質的問題更迫切,有些醫生連英文病歷都未必寫得好。但筆者認為落實病歷中文化其實正可以加速提升病歷的品質,因為病歷品質的高下顯然以大多數人易懂的中文寫作時較易判斷。

     三、病歷中文化牽涉到的是前端的醫學教學的問題,要從教育著手。然而,教育往往有其「市場導向」,如果台灣並沒有一個實務上撰寫中文病歷的醫事工作環境,不管是醫學教授或醫學院學生也都較難感受到改變的壓力。換言之,病歷中文化政策與醫學教學改革具有相輔相成的關係。

     四、病歷中文化會加重醫生的負擔。大多數的醫生都習慣以英文寫病歷,改為中文,當然會增加不便、加重負擔,而且一般來說中文寫病歷(或電腦打字)似乎較用英文更為費時,特別是健保給付已經相當的緊縮,若貿然實施,可能會壓迫醫生的問診時間。但當筆者進一步問,若聘助手協助醫生登鍵中文病歷,可不可以改善?許多醫生回答是應可改善,但要多花一些成本。換言之,這又回到了政府的「資源分配」問題,很多人不解筆者為什麼要不斷的詬病政府花費七百五十億購買三十架無用的阿帕契攻擊直昇機,殊不知,這些天價經費的零頭,很可能就能補足許多不足的醫療或社福資源。

     筆者在五月五日發現了膀胱腫瘤。這讓我有特別的感謝與感慨,感謝的是,遇到很多細心好醫生,盡心竭力提供最好的醫療照顧。感慨的是,一方面,不論在主客觀條件上,我都有較充分的條件,取得有關我病情的詳細資訊。但即便如此,如果有中文病歷,對我仍是一種方便,可以用最親切的語言認識病情;二方面,對許多資訊相對弱勢或英文能力較欠缺的民眾來說,英文病歷有寫和沒寫有什麼差別呢?

     葉署長曾留學海外,英文造詣自然不錯。但身為政務官,能不能將心比心把自己想像成不懂英文的民眾,去想像面對病歷史爬滿看不懂文字的憂慌呢?病歷的功能固然是為便利醫事環節中的溝通之用。但是,更要顧及病人和家屬的「知」的需要。更何況,病歷中文化後,由於病人較易理解文件記載上的病歷資訊,一方面可以發揮偵錯效果,當病患發現病歷記載與病情不符時,即可向醫生反映;二方面,當醫療糾紛發生時,由於中文病歷記載較無資訊障礙,承審法官就不用面對,英文病歷在病患看不懂的情況下,賦予證據力公不公平的疑慮;三方面可以發揮監督的效果,避免極少數不肖醫生用口說A病卻報B病的方式詐領健保費。

     最後,並不是要立刻實施病歷中文化,但既然許多人都「客氣地」肯定病歷中文化的正當性,那麼,衛生署至少應該宣示「啟動」病歷中文化的計畫,衛生署可否告訴我們,何時是「起點」呢?何不把病病歷中文化當作中華民國一百年時給病患朋友的賀禮,宣示在民國一百年實施。而不是用「病歷中文化很好,但不是最迫切優先的醫事改革項目,還不到推動的時機」的說詞推拖。

     還是要再問,如果德國、法國、日本、韓國中國大陸都是用官方語言作為病歷語言,別的國家能,為什麼台灣不能?

而筆者更要問葉署長,在病歷中文化的問題上,如果向以魄力得到民眾肯定的葉金川署長不關心,還有誰有能力關心呢?(作者為律師,法學教授)

    全站熱搜

    give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