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災不離村,離村不離鄉,到後來「全部都離開」!

本文摘要:「遷村」與「安置」混淆,讓沒有原鄉部落可回的好茶村魯凱族人,陷入現實生活與政策矛盾之中!居民表示:「我們像是實驗品,被匆促做出決定!」 ( 圖/ 柯亞璇。好茶過去被安置經驗很差,下雨淹水,抽水馬達運作聲讓老人家無法入睡,只好倉促接受政府開出的不完整遷村條件。 )

離災不離村,離村不離鄉,到後來「全部都離開」!

文/柯亞璇 on 四月 23, 2011

編按:由財團法人至善基金會於屏東縣瑪家鄉禮納里部落舉辦座談會,當天也邀請到已入住永久屋之好茶村族人,分享對於中繼與安置的想法,以下是相關系列報導。

前言:

好茶村代表李金龍表示,雖然好茶村已經入住「永久屋」,但是「中繼屋」這個部份很值得再去探討,有沒有它存在的一個可行性與必要性。他表示,好茶部落在0813(聖帕颱風)的時候很多單位的幫忙,但公部門在處裡很多的事情的時候,還是有不足跟漏掉的地方。

對於中繼屋有沒有存在的必要性與可行性,他表示,入住隘寮營區三年之久,畢竟整個的配套措施包括到整個鄰近養豬場排放物味道的一個狀況,也遇到大家很難去適應的問題。他說,「我們算是『實驗品』,然後很匆促的做一個安置。」

遷居至「永久屋」的災民對於「安置」生活環境的恐懼,迫使災民不得不簽下政府所給的條約,附帶條件換取「永久屋」。「中繼屋」的存在性與必要性,對於已遷居至禮納里部落好茶村族人,有什麼樣的想法?以下是好茶村李金龍分享之整理報導。

image001
至善基金會舉辦的座談。

重建條例是一個錯誤的政策

「我們來瑪家農場以後,我們到底是『遷村』還是『安置』?對政策來講這是一個滿大的問號,因為整個文字敘述到整個政府的作為,在我個人的認定就是『安置』,不是『遷村』。李金龍說出對於「重建條例」遷村方案所提出的質疑。

他說到過去安置空間的生活情景,「整個安置的過程,在空間上真的很狹小,尤其是老人家別無選擇,只好很聽話的就住在那裡。那個比較可怕的是每逢豪雨,都會淹進室內,所以老人家根本就沒辦法睡覺,整個抽水馬達在抽的過程真的是一種折磨。」

而他對於政府的安置政策也表示,其它災區也沒有因為好茶村的經驗,而調整到後續更好的安置問題。整個安置過程像人民公社,吃飯、洗澡、上廁所都要排隊。這些情況都是整個安置上比較難過的地方。他也表示,政府安置跟NGO安置為什麼差別那麼大,是不是因為經費上的問題?

八八水災安置後政策的混淆,重建政策在災害發生過程被批的很嚴重,但卻也沒有因為被批之後有更完善的政策出來。所感受到的並沒有解決什麼問題,剛開始規定很硬,只是後來政府被罵了又放寬的作業調整。「這個問題其實還是很大。」他說。

針對好茶村的情形,至善基金會楊江英也表示,這次座談的過程,其實大家所提出的問題,其實在一年過後都還在,就好像是風災才剛過,大家仍就在討論原本之前那個最主要的問題。

大家明明知道遷入永久屋的「簽訂條約」明明有問題,但是在營區的安置生活快要撐不下去了,所以也只好簽定。

「中繼的狀態」真的會影響災民如何去思考跟選擇。因此我們也都可以理解災民,為什麼當下就會放手,簽定政府所給的「永久屋條約」。她說,「因為,那真的會讓人撐不下去!」。

image003
上圖為「遷村」前,好茶村族人被安置的隘寮營區。族人表示,「每逢豪雨,水都會淹進室內,老人家根本就沒辦法睡覺,整個抽水馬達在抽的過程真的是一種折磨。」

離災不離村,離村不離鄉,到後來「全部都離開」!

而李金龍也表示,整個政策最大的問題,有可能多數不是原住民朋友,所以他們本身不能去同理心我們生活文化的環境。他指出,政府善意的政策也導致,離災不離村,離村不離鄉,到後來「全部都離開」!的無奈處境。

安置跟遷村混淆的問題,還有另一個比較大的問題,他也提出霧台鄉佳暮部落的一個特殊狀況。他表示,佳暮部落內有三種情況,第一個是「要申請永久屋的」,第二個是「要原鄉重建的」,第三個是「沒有受災居住在其他地區的」。

「因為重建條例的政策,導致整個部落的重心不知道在哪裡?」他也表示,這個情況有可能是公部門沒有考量到的,很大的遺憾在這邊。

不公平的分配模式

他也提到,還有另外一個問題,就是遷來這裡(禮納里部落)的一個政策制定。他說,有可能是要彰顯他們(政府)的一個績效,很多事情它是倉促的。他說,「光是我們三個部落住進這裡,其實我們個別的災情狀況是不一樣的。可是政府的處置是一律平等,所以難免有所為心裡不平衡的地方。」

好茶部落:遷村後,還有10幾戶沒有申請到永久屋。

對於遷居到禮納里部落後的狀況他也表示,包括到我們部落本身還是有這些的狀況。我們部落還是有10幾戶沒有申請到永久屋。有的人申請到3戶,有的人申請到1戶。所以這個公平性有很大的質疑的地方。

他說,「遷村應該要有遷村的一個比較具體的一個做為,安置也是,而不是把它混再一起。我們到底是遷村還是安置,一直是我們很大的一個問號。我們很清楚,好茶村的耕作地都還是在原鄉,來到這裡只是解決了『住的問題』。」

他表示,整個八八風災「遷村」與「安置」混淆性滿嚴重的!而最大的問題也是,在八八風災後的安置作業,只有「單一選項」,只有「永久屋」的選擇,對我們來講也使一個非常苛刻的一個做為,尤其好茶村是一個滅村的狀況。

安置三年多了,「家」對好茶村的魯凱族人一直是一個期待。但因為安置過久,於是也就不理智的簽下了違背自己所想要的家的一個想像。

因此他也表示,「中繼安置」有他的必要性。但是有了一個「中繼安置」要怎麼自主經營,是要由公部門來做還是要由NGO來做,還是由部落自己自裡。他表示,這是一個很值得去探討的問題。

好茶部落族人,災後雖是「遷村」但仍有10戶族人沒有辦法申請到永久屋。八八風災「遷村」與「安置」混淆性更讓沒有原鄉部落可回的好茶村族人,陷入現實生活與矛盾政策之中!

image005
看似遷村,但更像是混亂的安置。

 

*********

夜宿永久屋 馬:像來到普羅旺斯

【聯合報╱記者劉星君、張祐齊、林政忠、王光慈/連線報導】

2011.08.08 09:02 am

馬英九住永久屋 讚宛若普羅旺斯 / 劉星君

馬英九總統(右)昨天清晨到瑪家村「心靈農耕地」採收南瓜。他說,住在永久屋很涼爽,好像來到普羅旺斯、世外桃源。
記者劉星君/攝影

莫拉克風災屆滿二年,馬英九總統前晚夜宿屏東縣瑪家鄉禮納里部落永久屋;他說,住在永久屋很涼爽,空氣清新,感覺很舒服,好像來到普羅旺斯,期盼村民們在新居展開新生活,讓新家變成新故鄉。

民進黨發言人莊瑞雄昨天吐槽,總統到災區視察,不是去災區郊遊或欣賞風景,八八風災重建時間太久了,難道馬英九自稱到災區八十二次,每次都是走馬看花、到郊區遊玩嗎?

行政院前院長蘇貞昌說,普羅旺斯是有名的度假勝地,災區是否如此,災民自有感受、人民自有公斷。

他強調,傷痛不能遺忘,全球氣候異常,相對脆弱的台灣如何因應,政府應該要有完整規劃、謙卑態度、長遠眼光,把傷害降到最低,他很擔心,馬政府準備好了嗎?

大社村前村長白春香說,形容禮納里部落宛若「普羅旺斯」,她覺得很好,「代表禮納里環境優美」。

但好茶村民劉蓮花說,總統若下雨天來住,會有不一樣的感受,且總統住的房屋是環境較好的村民房屋,設備可能較舒適,有些村民甚至連紗窗都沒有。

馬總統昨晚住在瑪家鄉長陳生明家,早上六時起床,他與部落居民一起做健身操,然後繞著禮納里部落道路晨跑三公里,並到瑪家村「心靈農耕地」與居民一起摘地瓜葉與南瓜。

馬總統表示,部落重建工程還沒結束,還要建活動中心、教堂,滯洪池等,待第二期工程完成後,會越來越像家;原住民朋友離開原鄉,雖然感傷,但在新基地建立新家園,是大家夢想,希望讓新居變成新家,新家成為大家的新故鄉。

馬總統昨晚在臉書表示,他看到居民「雞犬相聞,黃髮垂髫,怡然自樂」的情景,感受到「家」的氣氛,重建涉及遷村是大工程,總算看見成果,「我用普羅旺斯形容部落的安寧與溫馨,認不認同是另一回事,但真的希望外界不要扭曲我替重建區民眾感到高興的原意」。

馬辦發言人殷瑋也說,重建區已不是災區,而是新的社區,很多重建區民眾也告訴馬總統,他們不希望再被冠上「災區」或「災民」標籤,希望在重建區開始新的生活;民進黨不以重建區人民為念,缺乏同理心,全國民眾都看在眼裡,自有公斷。

    全站熱搜

    give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