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揚獎投手與幹細胞醫療風潮

  • 2011-10-07
  • 新聞速報
  • 【中時電子報/部落格】

    今年美國職棒的大驚奇之一是,紐約洋基隊用小聯盟合約簽來前賽揚獎老投手柯隆,結果大大超乎預期。五月三十一日,他完封運動家隊,目前ERA(投手自責分率,先發為主的投手在四以下就算表現優異)才三.二六。

    因為他隱然具有「東山再起獎」的架式,五月初,柯隆接受電視專訪,經紀人公開透露柯隆去年在故鄉多明尼加接受「自體幹細胞治療」,於是引起軒然大波。

    這個叫「大腸」(Colon)的前賽揚獎巨投,本已英雄日暮。二○○九年在白襪隊的戰績是三勝六負。後來他手肘開刀,肩膀也受傷,顯然已在報廢邊緣。今年卻意外復活,而又扯上在美國屬於非法卻又很有噱頭的「幹細胞治療」,於是大占媒體版面。大聯盟馬上表示要調查,卻至少有十位大聯盟投手表示有興趣。(不知也是肩傷的王建民聽了有沒有心動,呵呵。)

    落後國家的生化科技優勢

    柯隆描述,他小時候家中沒電沒水。多明尼加的國民平均所得現在是五千五百美元左右。這樣的國家現在也能做幹細胞治療了,可見自體幹細胞治療絕非高科技。

    柯隆所進行的幹細胞治療是這樣的:醫生自他自己的腸骨中抽取一百至二百公撮的骨髓,經除去脂肪、紅血球及顆粒球後,把留下的單核細胞打入肩膀傷害部位。這種治療不須細胞培養,安全性沒有太大問題,也沒有倫理、宗教和法律的爭議。只要有配合的GTP實驗室,台灣每個醫學中心都可以做。

    但是,過去幹細胞再生治療臨床研究,往往把境界訂得很高,都是一些生死攸關的大病。例如說,心肌梗塞,希望藉以加速恢復心肌再生,使心臟衰竭的程度降低;或者期盼用以治療腦中風、脊髓損傷、巴金遜等。因此,在大型臨床試驗未能真正證明有效之前,美國、歐洲等醫學大國,包括台灣在內,在法律上都沒有放行。

    然而,許多第三世界國家,如巴西、印尼、伊朗等醫學中心已做得有聲有色。台灣的幹細胞基礎研究雖然不錯,但在臨床試驗方面,因為規則嚴格,要證明有效確實不易,所以尚未通過為醫療新技術。歐、美、日本,也大致是如此。

    於是形成了一個奇特的現象:所謂「新醫療技術」,其實一點都不難。但是小國做,大國不做。不做的原因,是因為「效果查無實據」,而非技術難度或安全問題。

    再回到柯隆。柯隆這項手術不是在美國本土進行,所以大聯盟要調查的,是他在手術中有沒有用到像生長荷爾蒙之類的違禁藥品。柯隆的醫師已經否認了。

    關鍵的問題是,這項手術和柯隆今年「功力大增」,是否有直接或間接的關係?其實上文已說過了,目前專家看法是「查無實據」。何以「查無實據」?因為臨床上一直缺乏令人滿意的人體內幹細胞追蹤技術,來證明打進去的幹細胞是否真正變成治療上期待的細胞(如在中風病人變成神經細胞,在柯隆的身上變成肌肉細胞)。

    不為救世 有high就好

    我剛自荷蘭的「幹細胞治療世界大會(ISCT)」回來。依最新的研究顯示,輸入人體的自體幹細胞,常常在一至二天以內,九○%以上就不見了。但研究又顯示治療上(以心肌梗塞為例)確實有些效果。現在認為是幹細胞打入後,會釋放「旁泌素」,來減少發炎,及促進該處細胞再生之故。

    以自體骨髓幹細胞來進行「美容」或「整形」,例如隆乳或除皺,早已有人在進行。但過去均先在實驗室中做長期培養,因此所需設備、費用均相當高檔。柯隆在多明尼加所做的手術,顯然未經培養,簡單而反而可行。雖然難以真正證明其功效,但經柯隆的「代言」,在運動界已經一舉成名。

    我聽過不少台灣人士接受了所謂幹細胞治療以養顏或美容,常常是抽血→不明程序處理→再打回本人。我聽了總是微笑不語。理由很簡單,因為除了臍帶血外,常人血液之中不會有幹細胞。除非像柯隆那樣「抽骨髓」,或至少「抽脂」,否則不可能有自體幹細胞可用。這一點,請對幹細胞治療躍躍欲試的有錢人謹記於心。

    前幾天看到香港拍出來的世界第一部3D情色片,在美國入圍「人類貢獻獎」,讓我大悟到時代已變,「貢獻」的定義也改變了。讓垂死生命苟延殘喘,對人類是否真正有貢獻不得而知。讓年輕生命更 high、更愉快,才是「增進人類福祉」。成體幹細胞治療,與其用在一些瀕死重症,還不如放眼在治療運動傷害或美容等,也許反而便宜實際及少爭議。反正一定自費,一個願打,一個願捱。

    多明尼加那家醫院,以後肯定成為許多大牌運動員的朝聖之地。與其讓黑市生意大行其道,歐、美、日本、台灣的自體幹細胞臨床運用的思維,是否也到了該考慮改弦易轍的時候了?

    來源:陳耀昌 部落格(國立台灣大學醫學系教授)

    全站熱搜

    give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