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佛教極端勢力抬頭,引起他國佛教徒警覺
THOMAS FULLER 2013年06月22日

與這場自稱為969原教旨主義運動有關聯的佛教寺廟已經開設了社區中心和全國兒童參加的周日學習項目。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與這場自稱為969原教旨主義運動有關聯的佛教寺廟已經開設了社區中心和全國兒童參加的周日學習項目。

緬甸東枝——在完成誦經儀式,為過去的罪過懺悔後,在緬甸受到搖滾明星般追捧的佛教僧人阿欣威拉杜(Ashin Wirathu)坐在座無虛席的數千名信徒前,開始痛罵他所稱的“敵人”——緬甸的穆斯林少數族裔。

阿欣威拉杜在提到穆斯林時說, “你可以充滿仁義和愛心,但你不能睡在瘋狗身邊。”

  •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阿欣威拉杜是這場激進運動的領袖,言論自由與煽動之間存在微妙區別,緬甸在脆弱的過渡時期放鬆了對言論表達的限制,阿欣威拉杜對此加以利用。

 

“我說他們是搗亂分子,因為他們就是搗亂分子,”阿欣威拉杜在結束了兩個小時的講經後告訴一名記者。 “有人說我是一個激進的佛教徒,這讓我驕傲。”

多年來,世界已經習慣了佛教的溫和形象:達賴喇嘛的謙虛言辭,以佛教為靈感來源的冥想在全球流行,以及來自東南亞和其他地方、赤腳的僧人在黎明時分從村民接受施捨的明信片般的祥和場景。

但在過去一年裡,狂暴的緬甸佛教徒手持刀劍,阿欣威拉杜等僧人開展辱罵性的講經說法,這樣的形象突顯了極端佛教在緬甸的崛起,暴露了緬甸在結束數十年軍事統治時代之後更大自由的陰暗面。 無法無天的佛教暴徒已經殺害了200多名穆斯林,並把逾15萬人(主要是穆斯林)驅離家園。

阿欣威拉杜否認自己在這些暴亂中扮演了任何角色。 但批評人士表示,他的反穆斯林說教至少在一定程度上煽動了暴力行為。

去年開始出現在緬甸社會邊緣的極端佛教派別,已經發展壯大,成為一場全國性的運動,其議程包括抵制穆斯林生產的商品。 它通過在全國各地定期舉行、吸引數千人參加的講經說法,以及廣泛分發的講經DVD傳播信息。 與該運動有關的佛教寺廟還開辦了若干社區中心及一個週日學校計劃,面向全國6萬名小僧侶。

充滿仇恨的言辭及暴力行為已經危及緬甸的民主之路,令人質疑政府保障緬甸城鎮安全的能力,以及政府在佛教徒佔多數的國家管束佛教徒、或對其提起公訴的意願。 殺戮事件還在亞洲穆斯林國家引發衝擊波,破壞了海外本來近乎一致的印象,即緬甸實現了從軍事統治到民主社會的了不起的和平轉型,難能可貴。 印度尼西亞當局在今年5月粉碎了其所稱的炸彈襲擊雅加達緬甸大使館、為緬甸穆斯林所受攻擊報仇的陰謀。

阿欣威拉杜是這場激進運動的精神領袖,他在言論自由與煽動之間打著擦邊球,利用緬甸在脆弱的轉型期放鬆了的言論限制。 他本人當年曾被軍政府監禁八年,罪名是煽動仇恨。 去年,阿欣威拉杜和數百名政治犯一起獲釋。

今年3月,中部城市密鐵拉發生了殘殺小學生和其他穆斯林居民的事件,人權組織記載了這一事件。 阿欣威拉杜最近在講經說法時稱,報導所稱的這些暴力行為是在展示力量。

“如果我們軟弱,”他說,“我們的土地會被穆斯林占領。”

佛教在緬甸的地位似乎非常穩固。 九成緬甸人是佛教徒,商界、政府、軍隊及警方高層領導幾乎都是佛教徒。 緬甸大約有5500萬人口,穆斯林少數族裔所佔比例估計為4%-8%,其餘主要是基督教徒和印度教徒。

但自稱民族主義者的阿欣威拉杜表示,佛教正遭到穆斯林圍困,穆斯林生兒育女數量超過佛教徒,他們還買下佛教徒的土地。 在一定程度上,阿欣威拉杜是在企圖喚醒始於英國殖民時期的歷史積怨,當時印度人(很多是穆斯林)被調派到緬甸當公務員和士兵。

阿欣威拉杜散播的強悍的民族主義信息,引起了其他國家的佛教徒的警覺。

3月騷亂過後,達賴喇嘛表示,以宗教的名義進行殺戮是“不可思議”的,他督促緬甸佛教徒在佛像面前思索並尋求指引。

鄰國泰國的佛學家、知名僧人拜訕·維薩洛(Paisal Visalo)法師說,緬甸激進僧人所宣揚的“我們和他們”的理念,與佛教格格不入。 但他哀嘆道,他和境外其他知名僧人的批評在緬甸迄今“影響甚微”。

“緬甸的僧​​人很孤立,同世界其他地方的佛教徒聯繫甚少,”拜訕法師說。 唯一的例外是另一個歷史上深受族群衝突之苦的斯里蘭卡。 緬甸僧人受到斯里蘭卡僧伽羅僧人所扮演的強硬政治角色的啟發,僧伽羅人是斯里蘭卡的多數族裔。

隨著緬甸越來越分化,反穆斯林的說教已經遭遇初步的反彈跡象。

對暴力行為和仇恨言論失望至極的人中,包括2007年由佛教僧侶領導的反對軍政府統治的和平起義“藏紅花革命”(Saffron Revolution)的一些領導人。

“我們在2007年呼籲和平與和解時,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暴力,”保格賈迪(Pauk Jadi)寺的住持阿欣尼亞納尼加(Ashin Nyana Nika)說。 本月早些時候,55歲的他出席了穆斯林團體贊助的一次會議,討論這個問題。

仰光一所寺院學校的校長阿欣盛達瓦拉(Ashin Sanda Wara)說,緬甸的佛教僧侶分化成了接近旗鼓相當的溫和派和激進派。

他認為自己站在溫和派的陣營。 但他說自己“害怕穆斯林,因為他們的人口在快速增加”,此言突顯出緬甸社會對穆斯林根深蒂固的懷疑。

阿欣威拉杜利用了這種焦慮,一些人把這種焦慮稱作是來自鄰國孟加拉國的“人口結構壓力”。 緬甸社會對一個由大約100萬無國籍穆斯林組成的群體存在普遍反感,這些穆斯林自稱羅興亞人,部分是從孟加拉國移民過來的。 去年緬甸西部羅興亞人和佛教徒之間爆發衝突,激怒了佛教界,似乎在後來全國爆發的暴力事件中起了一定作用。 阿欣威拉杜說,那些衝突成為他的啟示,鼓舞他傳播自己的教義。

阿欣威拉杜領導的運動的主題曲唱道,有些人“生活在我們的土地上、喝我們的水,卻不感激我們”。

“如有必要,我們會用自己的骨頭築起一道圍牆,”這首歌反復出現的歌詞稱。 歌中沒有明確提到穆斯林,但阿欣威拉杜說歌詞指的就是他們。 在他講經說法時分發的小冊子把穆斯林妖魔化,稱“緬甸正面臨著一種極其危險、極其可怕的毒藥,其毒性之嚴重,足以毀滅一切文明”。

緬甸有很多人懷疑(但拿不出證據),阿欣威拉杜同某些強硬派佛教徒勢力結成了同盟,那些勢力想要利用他領導的運動的民族主義,在2015年選舉之前凝聚人氣。 阿欣威拉杜否認存在此類聯繫。

但政府幾乎沒有採取任何行動遏止他。 在阿欣威拉杜到訪東枝期間,交警為他開道,讓他的車隊浩浩蕩盪駛過一個個十字路口。

進入寺院後,他的隨從領著一隊人從信徒人群中穿過,信徒在他走過時跪伏下來,這一切都經過精心編排。

阿欣威拉杜的運動自稱969,僧侶說這三個數字象徵著佛陀、佛法修行和佛教界的美德。

然而,儘管他們試圖形容該運動不具有威脅性,但許多穆斯林感到憂慮。

阿欣威拉杜的車隊中有60輛不停鳴笛的摩托車。 在車隊進入東枝的兩個小時前,該市中心市場上的穆斯林小店主吞吞乃(Tun Tun Naing)低聲說起阿欣威拉杜的這次到訪。

“我真的很害怕,”他說。 當有顧客走進店裡時,他停了下來。 “我們告訴孩子們,沒有絕對必要就別出門。”

Wai Moe自曼德勒和仰光、 Poypiti Amatatham自曼谷對本文有報導貢獻。

翻譯:許欣、陳亦亭

    全站熱搜

    give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