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廟求藥籤 小心命嗚呼

  天靈靈,地靈靈,神佛賜的藥籤到底靈不靈?【衛生署】指出,求錯藥籤可能會出人命,國內有民眾吃到含劇毒的八角蓮藥籤,而中毒死亡。坊間藥籤約有300多種,【衛生署】將委託【中國醫藥學院】普查全國寺廟藥籤,並行文【內政部】,要求寺廟藥籤上加註「僅供參考」或「需經中醫師確認」等警語,並將藥籤中有毒藥方及保育類成分去除,以減少求錯籤、抓錯藥的風險。

  國人到廟宇求藥籤的情形時有所聞,程序和求籤一樣,告知神明個人資料及病症,並擲筊確定籤號,籤上就有處方,詳載藥材、份量、服法。有些廟宇的藥籤分婦產科、內科、外科等,儼然像一個小診所。

  【衛生署‧中醫藥委員會】主委張成國說,相傳藥籤是一位很會看病的太守,死前將藥方刻在石窟上,後人將這些藥方製成藥籤流傳,民間保生大帝的藥籤約有120~126種,但藥籤傳入【台灣】之後,種類及藥材都增加,坊間的藥籤約有300多種,內容有藥名、服法、注意事項等,早期的藥籤還有症狀的描述,但現在藥籤都省略這部分。據調查,民國85年【宜蘭縣】就發現兩起因病求藥籤服用導致中毒的個案。兩人吃的藥籤由於含有2兩的八角蓮,據記載,一般內服煎湯的八角蓮劑量約2~4錢,但人體最低劑量的死亡報告是服用350毫克的鬼臼樹脂(即八角蓮的根莖提煉物),約等於2.33~4.66錢八角蓮。

  根據【衛生署】的調查,目前光是【宜蘭縣】有提供藥籤的寺廟就有20多所,【台北市】的保安宮也提供藥籤。張成國指出,這些藥籤上的藥材有時涵括有劇毒的牽牛花、蔓陀蘿、牛背蒼蠅、膽星、水蛭、急性子等;也常出現麝香、熊膽、山甲、虎骨膠、虎骨頭等保育動物製成的藥材。他希望中藥行的老闆看到民眾拿藥籤配藥時,好心詢問病人是否看過醫師,並留意不要過量使用劇毒藥材,而且絕對不要把保育動物入藥。

  由於寺廟主管機關為【內政部】,【衛生署】除了行文【內政部】,要求在寺廟藥籤上加註警語外,【衛生署】也發現,部分寺廟藥籤由中醫師提供,甚至還有少數中藥商和寺廟合作,讓求藥籤的民眾前去特定藥房抓藥。【衛生署】已要求中醫界不得提供藥籤給寺廟,也將行文中藥商公會,遇有民眾持藥籤抓藥時,如果發現藥籤處方中含劇毒成分,一定要建議病人再找中醫師確認。

  根據【中醫藥委員會】的研究,多數藥籤所含的藥方,屬於安神、鎮靜、順氣及增進食慾等成分。早期藥籤來自古籍,不過,幾十年來也有研習中醫藥理論者,增加不少藥籤內容,就連〔補中益氣湯〕〔八寶散〕等成方也出現在藥籤中。求藥籤者除了癌症末期病患外,為心靈平靜而求助於宗教力量的精神病患也不在少數。對於如何管理神明看病,【衛生署】的態度相當保留。官員認為,由於民眾是擲筊求籤,沒有人問診,很難認定廟宇負責人涉及醫療行為,所以無法以《醫療法》處理。

  雖然國內醫療水準已有相當進步,但張成國表示,藥籤有安慰人心的作用,【衛生署】認為不可能禁絕這種民俗文化。但為避免民眾受到傷害,【衛生署】會商請【內政部】,規勸廟宇在藥籤上加註警語,告知民眾必須先看過醫師,而且藥籤僅供參考。此外,【中國醫藥學院】將進行「台灣寺廟藥籤現況之調查研究」,徹底了解此一現象的潛在問題。

****************************************************************

中醫師看寺廟藥籤

陳潮宗

台灣中醫臨床醫學會理事長

中國人喜歡在過年到廟宇拜拜祈求來年健康平安、諸事順遂,也有求神問卜解除心中疑惑,有些供奉醫藥神祇的寺廟,也可以問病求張「藥籤」,中國藥籤流傳已久,種類眾多,有許多歷史悠久的中藥行,都還保留著幾百年前的藥籤本,什麼時候有藥籤的出現、藥籤是由何人所著作?皆已不可考,有些研究認為 寺廟的「藥籤」 與一些 祭祀、驅邪的含意相似。

目前台灣許多寺廟仍有提供藥籤服務, 如何求一張藥籤?與一般求籤的方式差不多, 通常病人或病人的親友到寺廟,首先上香說明來意,再來手擲「 杯」,等「 出」象徵准許使用的「聖杯」後,到籤筒拿出一支籤,再從籤盒中取出相對應的籤詩,然後到附近的中藥店或者青草藥店配藥,受理藥籤的藥店也適度更改藥簽中的配方及用量,給予病人更適當的治療,如果藥籤與病人主訴的疾病「牛頭不對馬嘴」,藥店店家通常會請病人再去問一次神明、求第二張藥籤,所 以舊時代藥店老闆通常都兼做醫師,也是病人用藥安全的把關者。

現在保留的較完整的藥籤就屬《保生大帝藥籤》,台北保安宮的《保生大帝藥籤》據傳為保生大帝生前所遺留下來的 ,考察保生大帝之歷史資料, 保生大帝又稱吳真人、大道公、大道真人、真人仙師、吳公真仙等, 姓吳名本,字華基,號雲東,祖居福建泉州府同安縣之白礁鄉,真人天資聰穎,博覽群冊,精通醫術、天文、地理、禮樂、刑政,尤其對於醫道更有精闢的見解,懸壺濟世、救人無數。傳說他十七歲遊崑崙山時,曾於行腳途中遇見西王母,王母授予濟世妙方及斬妖伏魔之術,宋仁宗時曾以絲線過脈,醫癒國母,帝欲封官加爵而不受,乃選太監帽戴之, 一生茹素,亦未婚娶, 仙逝後常顯聖救駕救世,後人奉為醫仙 ,所以保生大帝是信徒的心靈寄託

早期醫藥不發達的年代,保生大帝所賜予的藥籤是信眾解決病痛之方,籤方之靈驗常為信眾所津津樂道,隨著時代的進步,我們不禁懷疑 藥籤是否真的有科學根據?財團法人台北保安宮將宮中有兩百多年歷史的《保生大帝藥籤》,聘請北京中醫藥大學資深教授魯兆麟先生,以科學的角度主持編註,並且查明每首藥籤的出處,證明保生大帝藥籤多出自古醫書《濟生方》、《傷寒論》、《金匱要略》、《丹溪心法》、《聖濟總錄》、《小兒藥證直訣》、《太平惠民和劑局方》,有些是先人自行嚐試之驗方,每首藥籤都有明確療效,並依照主治病證分為內科、外科與小兒科等。

除了 台北保安宮外 ,中國醫藥學院中國藥學研究所對於「臺灣地區寺廟藥籤現況之調查研究」做出了一分報告,因為各地寺廟「藥籤」皆以治病為目標,如果藥籤上列有有毒藥物,將可能危害健康,有鑑於此,中國醫藥學院張永勳教授等人走訪台灣各地寺廟,並收集各地寺廟之藥籤,將其分析,發現可分為八個體系,但每一系統與所祀主神並無絕對關係;本研究在毒劇藥物方面僅發現雄黃,在保育動物方面發現有犀牛角、虎骨及雄膽等,亦發現有管制藥物罌粟殼及危險物舊鐵釘與紋銀等內容之藥籤。

疾病的治療最重要的是找出病因、對症治療,信眾對神明開出的藥籤與病症是否相符,可能不止單純機率的問題,所以藥籤代表的是「精神」和一種無限的可能性。

*********************************************************

打破吃藥迷思
觀念正確,用藥更安全

前些日子盛傳的「藥籤」及「隔空抓藥」等民俗療法,
讓民眾陷入了一團迷霧,
究竟該不該相信這些神奇的治療方法呢?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而隨意地混合用藥是否安全?
過度的吃藥可以嗎?
……許多的用藥問題,是民眾急切想知道的。
本文將一一破除民眾在用藥方面的迷思。
數年前曾盛傳民間草藥「八角蓮」具有抗癌功效,因此被坊間神壇大量使用,數年前在宜蘭地區就曾發生過一位民眾因病求取藥籤服用過量「八角蓮」中毒,造成肌肉無力,差點喪命案例;另有一名婦女依藥籤指示以生杏仁3兩連渣服用治療久咳不癒,但服用後不到兩小時就出現口吐白沫、視力模糊的症狀。
  即使在醫藥科技發達的今天,遇上了中西醫學無法解決的疑難雜症時,民眾到廟宇求取藥籤治病的習慣依然存在。衛生署中醫藥委員會中藥組組長陳崇哲表示,藥籤大多來自於民間藥方,藥性很難確認,有些藥材含有劇毒,服用後,不但無法解除病痛,還有可能會加重病情,因此,陳組長呼籲民眾有病最好找醫師找出病灶,對症下藥,千萬不要一味迷信藥籤。


藥籤在中國民間流傳已久,儼然成為中國人生病時的心靈寄託,然而有些藥籤的藥方為 劇毒的藥材,吃了可能對民眾的健康造成危害。(攝影 蔡名雄)


藥籤真的能治病嗎?
  中國人求神看病由來已久,據聞,藥籤的由來是古代有一位太守善於治病,求他看診者絡繹不絕,這位太守索性將最常開的藥方和適應症刻在石窟壁上,供民眾自行醫療,於是後人將這些藥方蒐集成冊,流傳至廟宇而成為藥籤。有些廟宇藥籤也分婦產科、內科、外科等,儼然像座小診所。
  不過,較有考據的說法是藥籤起源於道教符錄派,常見於供奉保生大帝的保安宮,但逐漸也流傳到其他廟宇。最常見的藥籤包括「呂帝藥籤」(博濟仙方、度人仙方) 、「華佗藥籤」 、「保生大帝藥籤」 、「東嶽大帝藥籤」 、「關聖帝君籤」、「佛祖籤」等。
   雖然「藥籤」在民間流傳已久,是民眾生病時的心靈寄託,但根據衛生機關查訪,有些藥籤的藥方,包括劇毒的牽牛花、蔓陀蘿、牛背蒼蠅、膽星、水蛭、急性子等;也會有麝香、熊膽、穿山甲、虎骨膠、虎骨頭等保育動物製成的藥材,吃了可能對民眾健康造成危害。
  衛生署中醫藥委員會去年也曾委託中國醫藥學院中藥研究所教授張永勳針對「台灣地區寺廟藥籤現況之調查研究」進行調查。在全台二、三十家知名廟宇中調查發現,有部分廟宇藥籤裡仍建議使用犀牛角、熊膽、虎骨等保育類藥材;更令人擔心的是,有些藥籤中還含有雄黃、罌栗殼等毒性較大的成癮性藥材;有部分藥籤甚至建議民眾服用鐵釘或紋銀等危險物品。

藥籤材料不可信賴
  調查中發現,現在北部知名廟宇大多已不提供藥籤,但南部廟宇仍相當盛行,有些寺廟雖不提供藥籤,但卻提供藥籤號碼牌,民眾拿了號碼牌後再至附近中藥行抓藥。由於藥籤沒有處方也沒有適應症,有經驗的中藥行通常會先以聊天的方式詢問信徒的症狀,再依據其了解及症狀告知藥材作用,並給予最適當的藥材及劑量。
  不過,並非所有的中藥行都能這樣為民眾把關。在另一項由衛生署委託各地衛生局,針對約4100家寺廟所做調查中發現,大約有一成的寺廟有提供藥籤,其中43家寺廟的藥籤中含有保育類藥材,一張含有劇毒藥品,服用過量可能有害健康。以常見於藥籤中的生杏仁為例,一般劑量為二錢至三錢,若未經煮熟,服用後會造成氫酸中毒,民眾服用前應特別注意。
  雄黃及罌栗殼也是藥籤裡常見的藥材,陳組長說,罌栗殼早在60年代已被列為管制藥品,它被當做麻醉藥劑使用,服用不當有可能會成癮;雄黃也是一樣,每年端午節我們都會喝雄黃酒來避邪,為了解其毒性,衛生署曾委託台大教授,針對雄黃的毒性進行研究,雖然研究報告發現,每年一次喝少量的雄黃酒並不會對人體健康帶來危害,但藥籤中所含的劑量是否對人體有危害,目前仍然無法得知。

治病應尋求正當途徑
  陳組長指出,雄黃的毒性如同硃砂一樣的毒,使用必須要相當的精準,使用得當是良藥,反之則有可能成為致命的「砒霜」 。就像簡單的喝水也一樣必須折衷,適可而止;就像有些虛寒性體質的人,在夏天非常喜歡喝冰開水,短時間內身體雖然不會出現症狀,但是長久下來,身體一定會無法負荷,因而影響到身體各器官的運轉。
  藥籤雖是民眾在被醫師宣判死刑時的精神「良藥」 ,但是沒有經過醫師診斷的藥吃了對民眾只有害處,這就好像吃補藥一樣,也得依照個人體質,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吃補。舉個簡單的例子來說,體質虛寒的人吃人參可以強壯身體,但肥胖、高血壓的人吃人參則有致命的危機。
  「補藥補不當都有致命的危機了,更何況是治病的藥,稍一使用不當更有可能要人命。」陳組長說,健康的人吃中藥需要辨、證、論、治,依據個人體質開藥才能補得當,更何況是生病的人。
  因此,陳組長特別呼籲民眾有病應該要尋求正常的管道找醫師,千萬不要迷信古老的傳說,到廟裡求取藥籤,這樣很容易因而延誤病情。

藥籤類似安慰劑
  不過話要說回來,廟裡的藥籤只不過是民眾「精神靈糧」 ,說得坦白一點就是安慰劑,因為絕大多數的藥籤都只有藥方,而沒有描述適應症(即是藥方適用哪些症狀)。因為一旦男人抽到的藥籤是治療月經不順的,神力就會立刻「破功」 ,由此可見藥籤的功用是心理治療,類似西藥的安慰劑。手持一柱香,信徒病痛可上達天廳;求得一帖藥,心中的愁苦可獲得慰藉。
  中央研究院民族所研究員張珣也認為,藥籤其實只是傳統社會中民眾的「安慰劑」 ,雖然民眾也知道吃了廟裡求取的藥籤未必能「藥到病除」 ,但是即使吃了無效也能發揮增加病患信心的積極作用,對於增加病患的病情有正面的幫助。既然藥籤有安定人心的正面功能,為了保障信徒的用藥安全,張研究員建議,衛生單位應該對寺廟附近的中藥行予以教育,並且為信徒把關,教導民眾正確的就醫以及用藥觀念。

不可迷信奇特療法
  不當的使用藥物,不但對病情治癒沒有意義,也會產生重覆用藥的危險。陳組長解釋說,絕大部分會到廟裡求助「醫神」的民眾,大多是罹患重病的病患,經過西醫治療仍然無起色,為了「求好心切」,再求助於廟裡的保生大帝或華佗,或是一些可以讓心靈獲得慰藉的療法,例如:前陣子在國內鬧得滿城風雨的大陸人士張穎,宣稱可以透視病灶,以特異功能「隔空抓藥」為病患治病,也深獲民心。
  其實,不論是藥籤或者是坊間一些江湖道士口中的一些奇怪療法,或是神奇的「隔空抓藥」治病,他們開給病患服用的藥材,幾乎都是中藥,然而病患在中、西醫合併治病之下,身體狀況真能大躍進地好轉,甚至康復嗎?其實答案是:藥物使用不當有可能因重複用藥而加重病情,嚴重者甚至有可能會危及生命。

********************************************************************

衛生署將明文禁止寺廟提供藥籤


許多民眾至廟宇求取藥籤來做為醫治疾病的根據,雖在法理上並不構成醫療行為,也不涉醫療廣告,但卻會影響國人健康與安全。因此衛生署建議內政部,於「宗教法」草案中,明文禁止寺廟提供藥籤,同時還將與內政部聯手清查全國寺廟,刪除所有含毒劇與保育類藥物的藥籤。

民眾信服藥籤可治病,對健康影響甚鉅,為避免不幸事件重演,監察院曾在88年5月發函糾正,指示衛生署檢討改進。而中醫藥委員會也分別在88年3月委託中國醫藥學院教授進行調查,並於88年8月下令地方衛生局全面清查。

衛生署主任秘書賴進祥指出,寺廟提供之藥籤,非針對特定人開立,並不涉及醫療行為,且藥籤多半放置在藥籤筒中,也與醫療廣告需「公開對外、向不特定人傳播」等要件不符,理應由內政部統籌管理。

目前已知還有6家寺廟仍提供廟籤服務,衛生署將與內政部聯手,全面清查全國寺廟藥籤,刪除含有毒劇藥與保育類藥材,至於部分寺廟未提供藥籤,卻讓信眾在求得藥籤號後,至附近中藥店依「藥籤鋪」調劑抓藥,衛生署也將加強稽查與宣導,要求藥局、藥房沒有處方籤,不得任意調劑藥品,若看到不當的藥籤內容,也要提高警覺,以確保民眾安全。

此外,若寺廟負責人(如廟祝等),針對不同民眾,依其症狀開立藥籤,則涉及醫療行為,須受醫療法限制、處分。

作者: 醫虎全球醫療網編輯群
最後修改日期: 2000.12.27

    全站熱搜

    give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