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0-26
  • 第775期
國科會「五十七K」補不了教育部大漏洞
  • /撰文/張靜文

博士已供過於求 今年核可博士班招生人數還創新高

根據本刊調查,有高達七成民眾不贊成國科會補貼博士後研究的「五十七K」政策。到底政府是補助弱勢,或補助博士?全民補貼精英的荒謬,已讓台灣高等教育大調整迫在眉睫!
盛夏的台北,炙熱豔陽幾乎要把人給烤焦。從南部搭火車北上、參加特考的阿龍(化名),與一大群人擠在悶熱的教室裡,揮汗如雨認真作答。

雖然這次考試錄取率很低,不過他仍衷心期盼自己能順利錄取,因為頂著博士頭銜的他,已經兩年沒有穩定的工作。阿龍參加的是二○○九年七月在台北舉行的中華電信特考。

當年中華電信要徵二三六名新血,平均薪資介於二萬七千到四萬元之間,目標是當年畢業的社會新鮮人。結果有超過三萬人來報考,平均錄取率僅○.七八%,一百人錄取不到一個,競爭相當激烈。
而且這次意外出現六千名碩、博士來搶飯碗,其中更有三十名博士生降級競爭月薪四萬元的工作,這在過去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不過,兩年後的今天,博士畢業生有增無減,甚至在身邊親朋好友或鄰居小孩身上,或多或少都看到了「求職阿龍」的影子。

僧多粥少,博士過多問題何在

為了替供過於求的博士生尋找出路,國科會宣布將推出「促進博士後研究員到產業方案」。根據國科會說法,目前台灣約有三千七百名流浪博士,這方案主要目的為「解決博士就業問題、提升科技產業研發能力」。
未來將由企業或大學提出產學合作計畫,經國科會審核,聘任博士後研究員,名額二百人,以科技業為主,薪水五萬七六○○元,其中三萬元由國科會「博士後研究人員」預算負擔,另外的二萬七六○○元則由企業負擔,所以簡稱「五十七K」方案。
國科會說法一出,批評聲浪從四面八方蜂擁而至。因為過去大家印象中,博士幾乎與「飛黃騰達」、「光耀門楣」畫上等號,在鄉下,如果一個村子裡出了一位博士,那可說是地方大事,家有博士兒的父母,在地方上走路都有風。
曾幾何時,博士過剩成為困擾,甚至還需要動用全民納稅錢來補助一向被社會視為「精英」的博士,五十七K僅是大家眼前所看到的「果」,冰山之下隱藏國內「博士泡沫」的嚴重問題,才是國科會甘冒各方指摘,也要推出五十七K讓全民買單的原因。

曾任和通創投總經理、現任聚鼎科技榮譽董事長的張忠本表示,「台灣現在最嚴重的問題就是造就太多博士!」
到底台灣一年生產多少博士?根據教育部統計,台灣目前有一六○所大學、一六一○個博士班,在學的博士生人數為三萬四一七八名。

二○一○年(九十八學年)博士畢業生人數為三七○五名。

而一九九六年的博士班畢業人數僅一○五三名,這十五年來,本土博士大幅成長超過二.五倍(以文法商為主的政大增幅僅七七%)。

明明博士已經供過於求了,但今年教育部核可的博士班招生人數更創下七九○○名的歷史新高紀錄。
台灣為什麼會製造這麼多博士?回溯到○二年,當時政府要發展「兩兆雙星」重點產業,因此教育部針對這四大產業廣設碩、博士班。

「兩兆」指的是半導體及影像顯示產業,「雙星」則是生技製藥與數位內容。十年過去了,兩兆產業似乎僅剩下晶圓代工端得上?面,雙星至今還是載浮載沉,產業聚落無法成形。但這些因應政策大量增生的博士該何去何從?
由於跟上半導體成長腳步,許多與電機、電子、物理、材料等相關科系畢業的「台成清交」博士生,一畢業就非常搶手,可以順利進入竹科幾家半導體龍頭大廠任職。

目前正在台大攻讀物理博士學位的阿吉(化名)就說,前幾屆畢業的學長都進了台積電、聯發科,所以他們並不擔心畢業後找不到工作。

供需失衡,人才多集中科技業

確實現在台灣企業當中,博士員工堪稱少數,其中科技業採用博士員工相對多,傳統產業相對少。就算是在高科技產業,會大量採用博士的產業也僅集中在半導體、面板等與材料、基礎科學應用相關的領域。
國內科技業中,以人數來講,台積電的博士員工接近一二○○人(占員工總數三.三%),是全台企業之冠。

若以比率來看,IC設計聯發科及晨星,頂著博士頭銜的員工大約占整體員工比率的一成,在國內企業中比率最高。

而電子五哥,僅鴻海博士員工占整體員工比率達二%,其他廣達、華碩、宏碁甚至股王宏達電博士員工比率都不到一%。
至於傳統產業龍頭台塑集團(包括南亞科、華亞科)五萬多名員工中,博士僅有二百多名,而且集中在南亞科、華亞科,甚至有台塑員工是博士畢業,卻以碩士學歷來應徵,「高學歷低用」情況屢見不鮮。
不過因幾家半導體廠商搶人激烈,聯發科就與台大電機系常有密切合作計畫,盛傳有一個「聯發科保證班」,在學時與聯發科合作研究案,畢業後就到聯發科上班。只要是台大、成大、清華、交大電機系所名列前茅的學生,還在學就已被聯發科「包」走,其他業者搶都搶不到。

換句話說,並不是企業不需要人才,而是目前大量產出的博士,大多不是企業所需人才。

而且博士員工自恃甚高、較難與人相處,也在業界廣為流傳,甚至有業者說,博士在論述上很行,但在實際改良製程或產品上並無發揮太大作用。
因此這些企業無法消化的博士生大多轉向教職,正巧搭上蓬勃發展的專科改制大學風潮,當時很多專科、技職體系想升格為普通大學,而增設其他學院、普遍增班,因此五、六年前博士畢業可到私立大學任職,待遇可說相當不錯。

少子趨勢,教職市場需求萎縮

小如(化名)是一位私立大學傳播博士班畢業生,原本在媒體擔任編輯,月薪約六萬元左右。不過因為報社工作日夜顛倒,所以她想要轉換跑道,換一個「正常作息、待遇又不差」的工作。
當時小如看到博士生畢業後可到私校任教,心想「一個私校的講師月薪就有七、八萬元,社會名聲好,也不會日夜顛倒。」於是決定投資自己,以五年的時間拿下傳播博士學位。

誰知五年過去了,整個教職市場也出現翻天覆地的巨變。當小如拿到博士學位後,她不僅進不了教職,原來的工作已有其他人卡位,回不去原單位上班。

幸好學校還有一個月薪四萬元出頭,為期一年的短期博士後研究工作可做,雖然薪水比以前少,也還不至於成為流浪博士。但一年之後,小如就前途渺茫了。
為何短短五年間教職市場供需出現大逆轉?
隨著少子化態勢形成,最近幾年來很多大學常常招不滿學生,只好開始減班、裁員,未來隨著學生越來越少,大學還可能會倒閉,大學教職市場將明顯萎縮。
台大電機系教授吳瑞北就表示,現在全台灣大學教師約有五萬人,由於過去十年大學大幅增加,也增加很多新老師,但現在大部分老師距離退休都有相當長一段時間,因此目前國內一年大學教職需求人數僅約五百名左右。
台灣一年產出三七○○名本土博士,但大學教職缺卻僅有五百名左右,況且還會有海外回國的洋博士來搶飯碗,僧多粥少情況下,博士進不了企業,也無法轉進教職,國科會及中研院的博士後研究計畫成為收留博士的「中途之家」。
根據國科會統計,現在大約有二五○○人在國科會從事博士後研究工作為此,國科會每年約要編列十六.五億元預算來養這些博士,但國科會的補助即將在今年年底屆滿,為避免市場一下子釋出更多博士,讓博士失業問題更嚴重,現在國科會急著到處找錢,同時端出五十七K新方案,企圖用最簡單的方法,掩蓋日益嚴重的博士泡沫危機。

不過從二十二K到現在的五十七K,凸顯的正是台灣高等教育結構出了大問題。

成大微電子博士班畢業、現在任職某太陽能公司的阿良(化名)就說,過去十年來,台灣除了醫學系因有管控人數,沒有造成醫學生暴增外,其他的科、系、所都失控了,大學生、碩士、博士生過多,逐漸產生了向上排擠的效應。他看到身邊很多朋友都是大學畢業後找不到工作就念碩士,碩士找不到工作再繼續念博士,把就業問題一再往後拖延,而不去面對現實。
「五十七K是治標不治本,甚至很多博士後研究都是在幫教授做長工。」阿良不平地說。
台大國發所副教授辛炳隆也曾多次在公開場合大聲疾呼:「這是整個結構性出問題,不是區區五十七K可以解決的!」

獨厚博士?作法有違公平正義

在國科會五十七K方案提出後,各方批評不斷,除了有人擔心五十七K會重蹈二十二K覆轍,拉低博士生起薪,進一步壓低碩士生、大學生起薪外,也有人質疑,為何不補助弱勢的文法商博士生,而補貼工作機會多的理工科博士生,甚至認為國家已給企業夠多優惠,企業要研發人員,為何國家還要補助?
另外,也有碩士生忿忿不平說,為何僅獨厚博士生?如果可以用五十七K方案補助博士生找工作,那為何不能擴大補助對象,也進一步補助失業的碩士生?
甚至有更多民眾認為,社會栽培一個博士,到頭來這博士無法靠自己過活,還要國家補貼他、養他,這實在太諷刺了。

這社會比博士更需要救助的人不知凡幾,政府這樣的作法並不符合公平正義原則。只是大家不禁要問:「到底是誰製造了這麼多的碩、博士,現在又讓他們無處可去?」

追本溯源,造成現今教育資源嚴重浪費的不是別人,正是掌管國家百年大計的教育部。


面對博士失業問題,教育部長吳清基被問到時只輕描淡寫說:「博士班畢業生就業問題還不算嚴重,而且目前博士班教育部都有總量管控措施。」

但若問題不嚴重,何需全民補貼博士?碰到問題,國科會至少敢跳出來點醒「博士泡沫」問題的嚴重性,想用五十七K方案補救,教育部卻還一味想要隱藏問題的嚴重性。
台灣高等教育問題重重,早已趕不上時代和社會的需求,教育部難辭其咎。身為教長,吳清基有義務、也有必要到立法院進行專案報告,親自向立委、國人說清楚、講明白:台灣博士供過於求的問題到底有多嚴重?

    全站熱搜

    give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