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青則于1984年保外就醫,但沒有離開秦城監獄,只是在監獄內換了一個地方。“出去的話,誰能管得了她啊?”何殿奎告訴《中國新聞周刊》。
  監獄二門里,有一個獨立的小院,原來是戰犯洗衣房,有100平方米左右,戰犯全部釋放後一直空置著。此時經過裝修,被隔成了三間屋子,用以安置江青。最東邊是活動室,有電視,中間是工作人員的值班室,最西邊是江青臥室,帶衛生間。臥室和值班室之間的隔牆一米以上全是玻璃,江青的所有活動都看得清清楚楚。一個 4人小組24小時值班,看護江青。
  何殿奎雖然沒有直接看管過江青,但是他是參加監獄辦公會議的成員之一,對她的情況多有所知。
  從個人來說,他對江青一直比較反感。江青還在台上時,他曾見過她兩次。
  第一次是1974年1月,中央和國家機關在北京西郊體育場舉行萬人批林批孔大會,何殿奎是秦城監獄的兩個代表之一。他至今清楚記得會上的情形。“昨晚我給總理打電話,讓他通知郭(沫若)老參加大會。”江青說,然後對著觀眾席大喊三聲︰“郭老來了沒有?”有一個人(何估計是郭的秘書)從西北角上站起來說︰“來了!”何殿奎當時就跟同事嘀咕,江青這人怎麼這樣瘋啊。
  第二次是在1976年8月的唐山大地震抗震救災表彰會上。會議結束後,江青從後面跑過來,高喊三聲︰“馬克思主義萬歲!列寧主義萬歲!毛主席思想萬歲!”沒有一個人響應她。何殿奎對她的印象更壞了,覺得這樣一個人不配當主席夫人,“主席夫人應該是一個很穩重的一個人”。
  江青搬到“戰犯洗衣房”後,每天要吃三根新鮮黃瓜,據說是為了美容,保持臉部有光亮。工作人員每天都要到監獄菜地里去現摘,問何殿奎收不收錢,他說“算了吧”。菜地是由外面調來的勞改人員栽種的,他負責管理這部分勞改人員。
  1991年5月13日晚,江青照常上床睡覺,卻再也沒有醒來。值班人員早晨發現她時,她的身體已經變硬。她經過精心準備,攢下安眠藥自殺了。
  江青去世後不久,新華社于6月4日發布了她的死訊︰
  本社記者獲悉,“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案”主犯江青,在保外就醫期間于一九九一年五月十四日凌晨,在北京她的居住地自殺身亡。江青在一九八一年一月被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一九八三年一月改判無期徒刑,一九八四年五月四日保外就醫。

    全站熱搜

    give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