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異語:我的心理師 比我更憂鬱

2014年07月14日

 

 

露西 憂鬱症患者

Q:為何有憂鬱症卻不肯服藥?

A:我從小求學一路順遂,直到念研究所時因男友劈腿感情受創,得了憂鬱症,開始尋求精神科醫師與心理諮商。第一位心理師是個未婚熟女,她從前論及婚嫁的男友意外過世,很不快樂,常對我訴說情感困擾。長達2年的醫病關係,她跨越倫理界線,找我出去吃飯、聊天,甚至喝酒。在充滿人事鬥爭的辦公室裡她很苦悶。有次,她覺得身邊同事要陷害她,要求我在治療室裡假裝精神崩潰,好讓她有藉口不必出席飯局。因為熟知我的家庭結構,她有意引導我的情緒,讓我非常不舒服。

突然信佛 被帶去道場

結束諮商後,她突然從基督徒變成佛教徒,還帶我去一個強調特異功能的道場跟大師父修行,後來我發現那裡涉嫌斂財,沒多久就離開了。直到前陣子她還會想辦法找我。我後來告訴精神科醫師這件事,他驚訝地問我:「妳怎麼沒去檢舉她?」我想她太寂寞了,心理師其實比病人更不穩定。
我不信任心理諮商,轉向服用藥物,但抗憂鬱劑讓我對所有事情都沒有感覺,包括性愛。安眠藥則會讓人嚴重依賴,吃藥後如果沒有馬上睡覺,會失憶或出現幻覺。醫生只會幫你減藥,或者開其他藥物來抑制副作用。服藥雖然讓我情緒穩定,但對於解決根本問題或改變生活毫無幫助。在醫院來來去去,我看過很多人一服藥就超過 10年,劑量愈來愈重,甚至一輩子斷不了藥。我不想變那樣,所以選擇不吃藥,就必須承受情緒可能像個不定時炸彈隨時會爆發。

Q:你要怎麼克服?

A:憂鬱是現代文明的黑暗面,我常看很多悲慘電影,像從墨西哥跨越邊境被美軍射殺的原住民,生活那麼苦、沒有尊嚴,但為了活下去,哪有時間憂鬱。我有朋友小時候因為是同性戀,被父母送進精神病院,後來他獨自逃出來離家生活。我理解那是怎麼回事,很多時候是被定義出來的規範,社會缺乏也不想理解。像我家人完全不知道我的狀況,而我每個男友都不了解我,常把我丟著不管,讓我更痛苦,決定分手,狀況才改善。

換心理師 感覺很制式

後來,我又找了第二個心理師,發現他們在課程實習和健保體系裡,為了考取資格承受很大的壓力。50分鐘一到就急著結束,為了盡快解決問題一直問我童年是不是有什麼創傷?我心想如果知道就不用來找你了。
情緒爆發時,我會有自殘、自殺衝動,我花很多時間畫畫、寫字,整理內心究竟在恐懼或執著什麼。低潮總會過去,只有狠狠跨過去,才可能重新快樂起來。現在我不想依賴精神醫療,就算心情不好,也告訴自己要面對、享受這種感覺,才能開出美麗的花朵。
特約記者曾芷筠採訪整理

    全站熱搜

    give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