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異語:碩士當道士 開始信鬼神

2014年06月20日

 

老頭兒 道士

Q:當道士多久?
A:今年第6年。念宗教所時認識師父,他是在職班的學生,算我學長,我從小對宗教沒有特別興趣,當初是因為家裡反對我做劇場,而戲劇跟宗教儀式有關,就去考宗教所。我師父是家裡宮廟的壇主,他知道我大學念傳播,請我幫他去一些場子拍照錄影,最後問我可不可以幫忙,就這樣我邊做邊學,當起道士。第一次是去蘭嶼,台電找我們替工安意外祈福、普渡,還去海拔快1千公尺的國家公園,那邊的隧道鬧鬼。

喪禮招魂 也渡活人

Q:有發生過什麼靈異經驗嗎?
A:不勝枚舉,會知道差不多這個時候,鬼魂應該來了吧。我們也是依靠這種現象去判斷自己是不是有做到招魂,可不可以再進行下一個程序。比如喪禮發生擲筊一直嘸杯,有3種可能,一是亡者認為有人該跪但沒跪到;或燒紙的火光不足,當人剛過世成為新魂,需要火光的引導;最後看門有沒有打開,因為鬼不會穿牆,門關起來,他進不來。
Q:入行至今的困難?
A:進這一行的人多是香火背景,也有人是對宮廟有興趣,或人生到了一個階段來修行,我算比較特殊的。傳統認為讀書人不信神,我當初也被懷疑過,因為看我拿香就知道我沒有在拜拜,覺得我來幹嘛?花了一段時間才融入。早期因為不懂,覺得壇上的東西為什麼一定要這樣擺?沒遵守,還差點把壇燒掉。
上壇的道士很重表演,1小時的儀式,只有10到20分鐘是給看不見的東西看的,其他都是給活人看的,有教育意涵,推廣神明慈悲心。像傳統上,出嫁女兒回娘家奔喪,要從村口跪回去,這是因過去交通不便,常來不及見死者最後一面,悲慟過大就跪下去,當女兒跪到家門口,哥哥或弟弟要衝出來扶她,而那一扶是宣誓兄弟姊妹之間的心結在此刻和解。

群眾隨俗 有拜就好

但現在殯葬業在標準化流程下,都不見了,變成只是禮俗的效仿。我也看很多無良道士,不知道在比什麼,還收很貴。現在多數人也是覺得有拜就好,宗教變成新生活運動,像瑜伽一樣輕鬆,帶來愉快生活,但我師父還是很著重讓參與者明白儀式的意涵,當人有一天突然經歷痛苦,這樣的信仰與意義就很重要。
小時候遇過成天禮佛的人,竟然把你存款簿的錢拿走,讓我質疑宗教。我師父改變了我,他不是那種成天開示,講身為教徒應該如何如何;或像大部分的宮廟守舊習,反正神明在嘛,儀式就迎合葬儀公司,不管意義。面對工作跟生活困境,我師父總是強調少說多做,甚至持續多年去中國溯源,考察我們這一派在各地的異同,如何流傳到台灣?別人好的系統,我們能怎麼移接融合?這是讓我一直跟隨他的原因。現在我有信仰,我是道教徒。
特約記者 賴柔蒨 採訪整理

    全站熱搜

    give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