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異語:安葬2千貧孤 永遠的送行者

2014年06月27日

 

善願愛心協會執行長 吳倪冬月

Q:當年怎會開始替陌生人免費下葬?
A:過去與先生經營公司,退休後因緣際會加入協會,每周日到中山女高集合,前往探訪貧戶,親自將善款交到他們手上。民國88年,有位美籍老太太Betty到東南亞旅遊,最後一站來到台灣,卻不幸病逝台大醫院,美國在台協會在當地登報聯繫不上她家人,遺體就這樣冰了1年。
Betty老太太走前,曾提過她認為自己前世是中國人,所以我們以基督及佛教儀式送她最後一程,骨灰就放在福德公墓,自此開啟協會替弱勢家庭免費殮葬的路程。

拒絕捐款 被掛電話

16 年來,從我手中共送出2000人,多數為25歲到65歲。這些人我全不認識,經費就由每周日自發性集合的志工們自掏腰包,每次上限1千元,不接受外界捐款。

曾有民眾一口氣要捐100萬、1千萬遭回絕,還氣到掛電話。

協會不經手錢,本意在讓想行善的人,親自將錢百分之百交到貧戶手中。

 
需要免費殮葬的人,都是經濟有困難。有的久病無法付醫藥費,有的可能因遺棄家庭、家暴,導致家人不理會。人貧困潦倒時,親友無法伸援手,告別式沒人來,會場冷冷清清,我們日前發起路過殯儀館活動,就是希望讓更多人送往生者一程。

 
Q:國人對喪事多半有忌諱,妳為何不怕?
A:我媽47歲肝癌病逝,我才8歲,家中10個兄弟姊妹就輪流鋪稻草,睡在媽遺體旁守靈。頭七那晚11點多,我們聽到廚房傳來聲響,爸說「會不會是回來了?」走到廚房看,發現應是貓跑進來踩到鍋蓋,馬上幫孩子解答並非靈異事件。那時爸教我的,就是很多事都是想太多才緊張。
我替陌生人送行,剛開始還有點忌諱,尤其那時媳婦剛生孩子,我每次去完喪禮,就從家後門溜進去,趕緊洗澡再見家人。人一直很平安,心中就不會毛。

SARS遺體 沒人敢接

民國92年發生SARS,台灣社會人心惶惶,那年殯儀館一有遺體載進來,大家就立刻閃光。和平醫院的林姓洗衣工、劉姓看護工染病身亡,當時居家隔離都沒人敢接近,更何況是感染SARS死亡的遺體,沒人敢接。我們會長去接了遺體,替他們辦告別式、撿骨,之後就去自我隔離,我們拒絕社會局當時補助,還給家屬慰問金。
Q:看那麼多人的最後一程,人生觀有改變嗎?


A:蓋棺前,我都會告訴他們世俗圓滿了,希望他們能放下。我73歲了,看報紙常說學生沒大體解剖,60歲生日那天,我決定走後把大體捐給輔大醫學部。生老病死本是必經過程,人不用活太長、不需要擁有很多,走了後也帶不走什麼。
9年前我有天突然沒聲音,檢查是甲狀腺癌。手術當天早上,我還跑去游泳,來得及趕上開刀就好。人生病痛無常,既來之,則安之,我還自己安排手術跟找看護呢!人生到這階段已無所求,只要能心平氣和,就沒什麼過不去的事。
特約記者何青衣採訪整理

    全站熱搜

    give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