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可宅在家 大學社團爆倒閉潮

2014/10/20

【聯合報╱記者馮靖惠/台北報導】

近年大學生參加社團意願降低,吹起倒社潮。圖為逢甲大學迎新社團博覽會上國際標準舞社表演。 本報資料照片

社團、戀愛曾同列大學必修學分,但現代大學生活動、娛樂多元,還有許多人偏好宅在家,參加社團的意願反而變低,許多社團因招生人數不足而倒閉。大學生直言,待在家上網、打電動的「回家社」人數,比其他任何社團都要多。

許多大學社團面臨「倒社」窘境,近十年來,文化大學、高雄應用科技大學等校,參與社團的學生比率從五成降為三成,減少近兩成。

政治大學搖滾樂賞析社、童軍團也都相繼停社,尤其是各校一些老牌的服務性社團,社員人數更是明顯萎縮。

東華大學馮姓校友表示,十年前在校時,新生平均都參加一至三個社團,要不停跑場,社辦大樓每晚燈火通明,但聽學弟妹說,近幾年社團人數銳減,很多新生才出現一、兩次就「消失」。

高應大口琴社、辯論社以前也有兩百多人,現在社員剩個位數,學生只參加活動,不願當管理職,連幹部都「難產」。還有一些宗教性社團只剩兩人,每學期輪流當社長、副社長。

高應大創立卅五年的椰城服務社,以漁村、山區服務為主,包括家電維修、課業輔導等,高峰時社員近兩百人,但這類耗時費力的社團越來越不受學子青睞,去年社員只剩下四人。

椰城服務社社長黃柏源說,多數同學覺得服務性社團很辛苦,很難招到新社員,瀕臨倒社,如今轉走「小而美」路線。

東海大學陳姓學生說,多數大學生對公共事務冷漠,參加社團目的是聯誼、交女友,自然不想參加服務性社團「吃苦」。

靜宜大學吳姓學生表示,把時間花在打工賺錢和考證照上,比玩社團「務實」多了;玩網路社群也比實體社團有意思,還多了份神祕感。

「大家寧可宅在家玩臉書,也不願出來實體互動。」高應大青青基層文化服務社社長邱博雅說,服務性社團很累,若到偏鄉服務,食衣住行都很克難,睡教室或禮堂,很多學生受不了。

台灣大學慈幼義光團長尹又令說,服務性社團社員若減少,服務品質走下坡,更招不到新生,形成惡性循環。

 

 

 

    全站熱搜

    give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