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二回 訪太虛入唯識定  86年10月22日

窺基菩薩 降

話:唯識觀想乃以自身三性、三無性、五重唯識而修,所生入定即是唯識定

  。彌勒一宗以唯識立論為勘破宇宙萬法之法義,行者修唯識當知由三性

  著手,了然唯識理論,再入唯識定,則修行智慧實不可評估也!賢生,

  吾等出發吧!今夜吾帶引賢生拜謁太虛菩薩。

勇筆:(合十頂禮)師啊!您已安排拜謁太虛菩薩,弟子雀躍不已,想菩薩

   乃近代以來修行彌勒法義、傳承彌勒法義有成之佼佼者,弟子有幸拜

   謁聖者。

菩薩:賢生既知如此機緣,就當好好把握。

勇筆:是的!對了!您剛才開示三性乃為修唯識觀想而定,弟子日前也接獲

   信眾來信,請求龍樹菩薩開示唯識定之修法,是一位有志趣修行彌勒

   法義的行者。弟子就所知以修唯識定,必須先從理解唯識論才有辦法

   入門予以回信,不知這樣對嗎?

菩薩:是沒錯!不過太籠統了。唯識理論名項繁多,若從唯識論研修,那麼

   很難去理解,更遑論進入唯識定。因而,應從三性、三無性之名項理

   論,了然此一理論則五重唯識有所概念,對萬法唯心有基本理解,就

   可從唯識觀想入唯識定,如此事半功倍,唯識之理論及入定可同時兼

   修精進。

勇筆:弟子受教!不過這部佛門精奧深澀的妙諦,大概也不是吃了三把青菜

   就可上西天的簡單。想來有志趣於修行唯識之行者,要好好發心下苦 

   工。

菩薩:然也!每位高僧大德莫不是大發心、大精進,而且更不是有速成的簡

   易捷徑。修道就像求學問,是點點滴滴累積而成。行了!已到達太虛

   菩薩的清修駐錫處,吾等進內吧!

勇筆:(原來談話間已來到一處精舍,此處沒有前述訪遊那些寶殿道場的金

   璧輝煌,也無高聳雄偉的樓閣,只是一座簡單的精舍。也沒有像天界

   各洞天福地有仙童、道僮服侍,看來佛國淨土好像比天界的洞天福地

   有所不同。嗯!應該說是佛國淨土比較沒有缺可以佔,不像天界只要

   功德足夠,上去當個仙童道僮的也可以上天界了。)師啊!這太虛菩

   薩就駐錫此精舍中?是不是每個大菩薩都有自己的精舍?

菩薩:差不多是,除非負有專職的大菩薩才駐錫於該處。這裏是太虛菩薩清

   修處,可能菩薩正在進修,吾帶引賢生看看。

勇筆:(一入精舍,只見分成正廳以及左右二廂大廳,中有一處蒲團,四周

   分別陳設數座圓椅,類似客廳,但是卻有一座瑤琴置於長几上。而在

   左角落尚有一張太師椅,卻是屬於逍遙椅那種長型。)師啊!這太虛

   菩薩也會奏瑤琴,弟子看過人間彈奏此種瑤琴,好像琴音好聽,卻不

   好彈奏。

菩薩:太虛菩薩之所以好此琴,乃是此琴音古沉,奏梵唱別有端肅,因此特

   以此琴有作為陶冶來此作客拜謁之後進菩薩們。

勇筆:是不是每位菩薩都可以有自己所喜好的器物。

菩薩:在修行境界中,菩薩已無執見,因而也無所謂喜好,只是將累世以來

   無傷慧性的器物點綴於漫漫歲月中。

勇筆:師啊!那您是否也有精舍,而在精舍中您是否仍在註解佛經?

菩薩:吾除了進修時,仍然有志於註疏,因為此種註疏乃對眾生有益,吾樂

   此不疲。

勇筆:您這個樂此不疲,是否也是一種執呢?弟子常聽聞眾生行功德、好功

   德,即是執於功德,如果無功德便有不行不作。

菩薩:前些日吾有述過,以所得非所得之後再生起的分別智,凡是執乃指未

   有正智之前謂之執,有所正智之後便非執了。

勇筆:弟子依稀記得是在加行位的解述那一期,弟子明白了,就像有所為,

   有所不為。

菩薩:也可以這麼說。賢生已來到菩薩修行處,如今正在修行,吾助賢生一

   臂之力,與太虛菩薩靈能相通,賢生或可了然菩薩的境界。

勇筆:感謝恩師!(原來談話間已進入左廂房,內中有蒲團數座,內裏正端

   坐一位滿佈靈光的老僧在入定。)師啊!那弟子是否也要去坐下?

菩薩:是的!賢生以坐工而行,吾自會助之。

勇筆:(依言而行,先向入定之太虛菩薩行禮,然後在蒲團坐下,一坐定,

   忽覺一股靈能自玄關而入,立即入定。)滿佈星象,忽而有閃光,忽

   而有星石結合,忽而有小星石撞擊大星石。哦!有點像在觀賞星際影

   片,忽然間有個深沈的大黑洞馬上吞噬了整個星象。許久,許久,又

   有蕈狀的塵狀四散,正中有個強光,由明滅不定而至強烈耀眼。啊!

   怎麼沒了!

菩薩:賢生拜見太虛菩薩吧!

勇筆:(原來太虛菩薩已從定中醒來,正與窺師互相行禮。)弟子拜見太虛

   菩薩。

太虛:賢生不用多禮。

勇筆:(就在二位菩薩坐於蒲團上,馬上躬身請問。)您剛才是作什麼?怎

   麼弟子眼見到科幻星際的變幻呢?

太虛:吾乃深入唯識定,因為宇宙萬法由無而有,由實而虛,萬法之虛無有

   實乃是星象而已,因此必須了然物事之於心識。

勇筆:原來菩薩知道弟子要來,故意用此幻象來開示弟子。

太虛:賢生聰慧,不錯!修唯識一經入定,已無所謂虛實有無,不過初行者

   卻必須從萬法唯識即在自性修起。空境乃緣於自性,即是三性中偏計

   所執依他緣起,而所見所執而使圓成實性蒙蔽;所以吾以此星象讓

   眾生了悟萬法有無虛實,也只不過是心識的變現而已。

勇筆:聽菩薩一席教言,弟子受益良多。只不過是否可再請菩薩開示詳細一

   點。

太虛:唯識論之脈絡,只要從三性著手,再一步一步理解。唯識理論無法概

   括而言,因此吾僅能提供入門之法,行者從此三性、三無性,再至八

   識即可了然;基本概念有此唯識觀想就可進入唯識定。

勇筆:您的意思是說不用將唯識論全部了然就可修唯識定。

太虛:也可以如此說。因為有了基本唯識觀就能夠修唯識定而唯識論及唯

   識定都是一個漫長的理解及修行路。

勇筆:這樣弟子懂了!就像學習靜坐的人,只要向他說明靜坐所必須注意的

   事項,那麼坐得出成果與否是他自己苦工夠不夠。

太虛:然也!

勇筆:弟子再請教您一個問題。可否將您生前在修行彌勒法義時所知悉之彌

   勒儀軌,以及傳承印可等事,賜予開示。

太虛:賢生這個問題可大了!彌勒儀軌有顯密二乘,傳承印可並非簡易,在

   此時吾不能應賢生所請。不過彌勒儀軌定會在賢生著書中詳載,此點

   應無問題。改日窺師自會安排,吾不能僭越。

勇筆:這樣弟子也敢強求!不知您有以開示弟子否?

太虛:賢生在著書中多有辛苦,吾僅能給予賢生一個加持,賢生坐下吧!

勇筆:(一時福至心靈,恭肅行禮跪於菩薩跟前,只覺一股暖流由頂門灌下

   。)

太虛:賢生可起身了!

菩薩:賢生好福氣,此乃密乘增福生慧印訣摩頂加持,賢生應知感恩叩謝!

勇筆:(依言恭恭敬敬三跪九叩)感謝菩薩慈悲!

太虛:賢生不用多禮!彌勒法義任重道遠,吾僅僅獻上一點心意而已。

勇筆:弟子感恩!就此告退!(三人互別)師啊!菩薩之加持,弟子感應到

   ,是否以後能增生福慧呢?

菩薩:當然!密乘行者有訣印,功行深者之加持已有功效,何況菩薩的加持

   。

勇筆:真是如此!那弟子可真要把彌勒密乘好好的發掘。

菩薩:那賢生就加油吧!好了,到堂,賢生投靈。

勇筆:弟子恭送師駕!

菩薩:吾回!

    全站熱搜

    give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