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一回 準備閣中看蓮化  

86年10月15日

窺基菩薩 降

話:蓮開便見慈尊容,聞道不退無上心。內院殊勝,即在得能見佛聞法,無

  上道心從此不退轉。賢生!今夜吾等仍是遊訪準備閣,出發吧!

勇筆:(合十頂禮)師啊!弟子恭聆您適才幾句話,不由有些許疑惑。請教

   真能見佛聞法,立刻無上道心永不退轉,這種情形是否跟閻浮提眾生

   得明師開示而可開悟的情形一樣?

菩薩:大大不同!閻浮提眾生處在輪迴,而明師乃為修行高深之行者所給予

   眾生之開示,有一定之格局。換言之,有所侷限於某種領域或者境界

   ;但是在彌勒淨土中,見佛──有受灌頂加持之意;聞法──有破執

   袪迷之功;因而從蓮化之時,以迄見佛聞法這一短暫過程,已經完全

   解除蔽障束縳,而使個個見佛聞法之人都能妙覺真諦,真如實性,永

   固道心。

勇筆:師之開示如此奇妙!弟子記得前期那位準菩薩曾經云及,在準備閣可

   見蓮化之光景,不知今日弟子能得觀此奇景而體會如此妙像?

菩薩:當然可以!不過蓮化所在乃位於內院七寶池,不在準備閣。

勇筆:那位準菩薩怎言可見蓮化之過程,師言乃在內院七寶池?

菩薩:不錯!是在內院七寶池,隸屬返璞歸真閣;但在準備閣有一處地方可

   顯現七寶池的光景。

勇筆:弟子明白了!那是看閉路電視。

菩薩:閉路電視是賢生在閻浮提的用詞,準備閣中是傳真訊息完全顯景,宛

   如置身其境。

勇筆:(好聽!這還不是攝影再放影的原理?)那就煩師帶引弟子先去觀看

   奇景。

菩薩:可以!(師生穿越重重屋舍,避開幢幢人影,來到一處靜室。)賢生

   注視前面那面晶鏡,就可看清景象。

勇筆:是!(此時靜室之中已有二位準菩薩在觀看那個晶鏡。此時鏡裏所顯

   現是個遠景,在一片珠光寶華從許多不知名的爬藤類及高聳的巨樹隙

   縫中閃耀,最盡頭處是一幢光華滿佈的大殿,而在中央一處空曠地上

   有一座由無數寶石鑲嵌的水池,水色呈七彩交錯閃熾不定,宛如魚鱗

   波紋。在看景象的二人是年約四、五十的中年乾道,此時亦已警覺窺

   師降臨,而連忙行禮後便又聚精會神的觀看晶鏡。)師啊!他們在看

   什麼?

菩薩:鏡中顯現之處即為返璞歸真閣中的七寶池,他們二位正在看一位蓮化

   的靈神。

勇筆:弟子怎麼看不到呢?

菩薩:賢生注意看,在此一七寶池的右邊二點鐘方向有一朵蓮苞,正逐漸隱

   入池中,那正是要蓮化的一朵。

勇筆:(如示看去。原來這七寶池可真大,雖然在景象中不免有錯估的現象

   ,但此池絕對不比一座面積數畝的池塘小,而池中滿佈蓮花,有開放

   ,有含苞,甚至有僅剩枝梗,因而無法確知其數目,但依其排列麻密

   而言,恐怕數千或者萬株都有。)師啊!弟子看到了,它怎會下沈呢

   ?

菩薩:因為有一位投靈於此苞,所以它下沈孕育,以至蓮開化身。

勇筆:這要很久嗎?而投靈於蓮花是否有特殊因緣?弟子是說那一位投靈於

   那一株,有特殊的因緣或規定嗎?

菩薩:一會兒,只要剎那間即可蓮開。而投靈並無特殊因緣與規定。啊!賢

   生快拜佛,慈尊已來為此位說法。(言畢,亦立即合十恭肅面向晶鏡

   。)

勇筆:(見窺師如此,亦見那二位在觀鏡之人亦恭恭敬敬俯身行禮,因此不

   敢怠慢,亦肅衣行禮,但卻不忘雙眼仍注視鏡面。)師啊!弟子見到

   了!只見七寶池上空忽然繽紛降下無數彩華,而耳中也聽聞到一陣陣

   肅穆梵唱,緊接著一道巨大彩虹不知由何懸瀉而下。彩虹之上最前頭

   正中,佇立一位巨碩無比、滿佈金華靈光,法相正是慈尊。身後密密

   麻麻無數眷屬,悉皆頂門顯光金華滿佈的菩薩、龍神、天子、天女等

   。此時池中蓮苞又漸漸浮升,就在梵唱音中,慈尊眷屬灑花繽紛的時

   候,那朵蓮苞剎那間由瓣縫中綻放無數光華,逐漸瓣開蕊現。只見正

   中蕊心中有一位細小的嬰兒正俯伏叩首,慈尊滿臉慈容,笑呵呵的手

   一伸,只見一道白光,有一隻細小手掌直摩嬰兒頂門,一邊摩頂,慈

   尊口中闔動,聽不清是什麼,但卻見那嬰兒從摩頂之後已逐漸長大,

   面上神態也清晰可見。只見衪從一片純摯的眼神,面龐流露孺慕喜悅

   的神情,漸漸面龐洋溢領會的神情,從有所得的神情,再至一片祥和

   。卻在此時渾身亦滿佈金華靈光,足踏那朵蓮花冉冉上升,隨著慈尊

   離開七寶池。哇!這個過程就是誕生一位菩薩了嗎?(話落,那二位

   觀鏡之人,其中一位略胖行者先醒過來。)

胖行者:啊!蓮開見佛,聞法永不退墮,真是奇妙!

勇筆:這位大德,弟子有禮!請問您們為什麼可以來此觀看蓮化奇景?

胖行者:吾等在此準備閣中除了精進修行之外,每逢有蓮化之時,每個人都

    可以來此觀看;因為一則了解蓮化的奇妙,再則亦可拜謁慈尊容。

    雖然不是真實見佛聞法,但卻是吾等樂此不疲的精神糧食。(此時    

    那位略瘦的行者好似才從夢中醒來。)

瘦行者:呼!第一次見此妙景,真是心飛意馳,融入其間了!妙啊!妙啊!

勇筆:您這位大德是否太過投入了!這位較胖之大德也沒有像您這樣沈醉啊

   !

瘦行者:他已經看過兩、三次了!吾第一次觀此妙景,當然與他感受不同。

勇筆:原來如此!對了!弟子乘此機會請教。聽二位大德之言,在此除了精

   進修行之外,可以來此作為休閒之處,這是說在此地您們也不必時時

   刻刻精進修行。

胖行者:賢生說對了!試著想,如果時時刻刻精進修行,天壽四千年的時光

    恐怕會把一個正常人逼瘋了,那還要談什麼精進修行。

勇筆:那麼您們平常又是作什麼休閒呢?

瘦行者:很簡單,每天有每天固定的功課,就像凡間的學校,有訂定課程表

    及休息時間。

勇筆:您的意思是說,在此就像在閻浮提的學校一般。

瘦行者:然也!

勇筆:感謝二位大德開示!弟子告退了!(有些若有所思的走開。)

菩薩:賢生可是有心事?

勇筆:是的!弟子可能弄錯了!內院的準菩薩跟菩薩們都說不可能時時精進

   修行的,只注重修行,而漫長時間的打發卻也是重點,那麼外院的天

   人眾生要他們時時刻刻都作修行,那豈非正是會把正常的逼成不正常

   。弟子想外院的補著倒是不能疏忽了!

菩薩:好的!賢生吾等加油吧!

勇筆:感謝師之鼓勵!

菩薩:行了!回到堂中了,賢生投體吧!

勇筆:弟子恭送師駕。

菩薩:可,吾回!

    全站熱搜

    give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