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院補記第六回 望凡亭激發增上  

86年11月28日

窺基菩薩 降

話:人心思凡,凡塵之染著,乃致智根蒙蔽,善慧不顯,根器日愈下挫。凡

  夫如此,欲界天人亦如是,乃緣於欲界天人貪於天福報之執著所致。

勇筆:(合十頂禮)師之言真是振聾啟瞶,有如暮鼓晨鐘,發人深省,然則

   世人如此,得生欲界淨土之天人亦如此,將要如何面對漫漫五十六億

   年的修證過程。

菩薩:天人既是執著於天福報,故就應其所求,待其如願得享天福報之中,

   再予以教化,漸次提昇增上心、出離心。

勇筆:然則是如何教化?

菩薩:吾等且行且說吧!賢生可知,吾等著書之中,外院遊記都是朝此教化

   而行,即是使在欲界天中之天人,能去此執著,進而漸進精修。

勇筆:可是漫漫長程的教化,不嫌枯燥無味?

菩薩:因此在外院,教化之中仍有天福報的享福,再從中啟導。

勇筆:是的!在外院遊記中都是遊歷得生此處之天人眾生如何受教化而增進

   增上心,作精修行持。外院補記則側重於啟迪之教化,較不似外院的

   教條式教化。呼!一想起漫漫的五十六億年,光想就真不可思議如何

   去面對、生活。

菩薩:賢生是以人之思維去面對這個問題,所以會覺得難過。因為人的生活

   ,食衣住行育樂,其至喜怒哀樂憂懼等情緒以迄名利聲色之攫奪,諸

   般煩惱根才會日復一日的滋長,也因此心志沈迷於此種追求,有形的

   體軀,加上無盡的欲望,有形的生活自是覺得時日漫漫。但是靈體已

   無體軀及為體軀所追求的欲望,有形與無形的時空,時間的過程就不

   一樣了!

勇筆:師言之意,是指靈體在過日子與人在過日子不一樣。

菩薩:是的!賢生應該知道,當處在無憂無慮或者專注於某種事情之時間,

   過得特別快;所以,時間雖然相同,但靈與人在過時日上,卻形成不

   同。

勇筆:那也是在欲界之天人,甘於那種生活才不會覺得日子難過。

菩薩:基本上,在此之天人,當然對來到此處的生活狀態滿意,所以甘之如

   飴,但是彌勒淨土作為眾生依止的歸宿,卻不僅僅於讓眾生享受天福

   報而已;因此,才會施以教化,使在此之天人,能夠激發增上心之根

   器。今日吾便帶賢生去訪遊「望凡亭」,此處便是更具體的教化外院

   天人能夠更受啟迪而漸次生出離心而接受淨土進修。

勇筆:望凡亭!是什麼地方,可是像地府的望鄉臺一般?

菩薩:是的!基本上同一理念,而用意就有不同。到了!這裏是欲界天人之

   彌勒淨土外院與外院邊緣地的交界處,因而設望凡亭。

勇筆:哦!這裏是邊緣與外院交接處,那麼再過去就是進入彌勒淨土的外院

   地了!

菩薩:是的!賢生進入亭中看吧!

勇筆:是的!弟子遵命。(來到此處,只見所立之處,雖然景色如畫,也是

   鳥語花香,煙靄瀰漫,透著祥和之氣。而面前是一座由不知何種木造

   的涼亭,成八角形,看似不大,但卻古樸,此亭看似飄浮於雲海之中

   ,周邊盡是濃濃雲層,但是亭之前方卻是光華彩耀,珠玉交錯,果然

   是形成邊緣地與外院的交界。)師啊!這望凡亭雖然可以感覺出欲界

   天中淨土邊緣地的氣氛,但此亭如何望凡,弟子卻是不知,是不是像

   電影一般,仙人一揮手就可掃開雲層而下望凡塵。

菩薩:是的!(說完,娑袖揮灑間,只見雲海兩分,形成一個圓圓圈洞。)

   賢生看吧!

勇筆:(如言往那洞開的雲海中望去,只見到凡間景色一般,唯一奇景,只

   是晝夜分隔區的奇景而已。)師啊!無甚出奇之處嗎?讓欲界天人看

   凡間景象有何用意?

菩薩:賢生莫心急,因此時賢生心無所念,所以望凡未出奇景。賢生可把心

   思用在某一事項,再看看凡景。

勇筆:(依師所言,心中彷照天人心境,想要得到天福報。)啊!弟子看到

   了!(只見有一處人家,富貴權勢,豪奢氣派,往來盡是權貴,雖然

   富貴逼人,而且也代代延傳,家族興旺,可是卻在一次天災之中連續

   產業受損,人員損折,未幾家道凋零,昔日依附之人,爭相強佔奪取

   產業,終致沒落。)

菩薩:賢生所見,即是此處之用意。在此天人,多因執著享受天福報之心態

   ,因此就讓在此之天人,望盡凡間百態,再從人生的曲折,去體悟生

   天後精進之道。

勇筆:那這望凡亭,會否像地府孽鏡台一般顯現照鏡之人生平的罪惡?

菩薩:正好相反,望凡亭所望凡景,正好反射出望者之心境,而針對彼等心

   境之染著而加以啟悟。

勇筆:那是說,有望者貪富貴就顯現凡間的富貴無常;如若執著於親愛之情

   ,則顯現人間生老病死之別離;如若愛欲之沈淪,則顯絕顏美色,死

   後白骨蟲蛆而腐?

菩薩:是的!望凡景,讓欲界天人從中去體悟再施教,直至天人啟悟能發增

   上心甚或出離心,就可進入淨土外院。

勇筆:看來彌勒淨土接引眾生,為了使得生此處之眾生,往成等覺之證境,

   確實費盡苦心。

菩薩:當然!

勇筆:咦!那今日怎未見有人來此望凡景呢?

菩薩:因為吾等要著書,若依平常望凡亭之課程排定,則會耽誤著書。

勇筆:原來如此!那麼過了這望凡亭之後,是否直接進入外院。

菩薩:是的!下期吾等再經此而入外院,就將此外院遊記作結束。吾等回去

   吧!

勇筆:聽師之言,本書外院部份可完全著成了。

菩薩:說完全,那是不可能,但對眾生有益之重點,大致已成,餘則只有親

   身來體驗了。已到貴堂,賢生投體吧!

勇筆:弟子恭送師駕。

菩薩:可,吾回。

    全站熱搜

    give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