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13年來再度拖欠債務違約

更新時間 2014年7月31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1:14 就在紐約協調員的聲明前,阿根廷人聚集在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的街頭,手持標語,說阿根廷不會談判。

就在紐約協調員的聲明前,阿根廷人聚集在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的街頭,手持標語,說阿根廷不會談判。

在紐約與債券持有人談判失敗後,南美國家阿根廷周三(7月30日)晚間宣佈再次債務違約。這是該國繼2001年違約後的第二次。

不過,分析人士指出,此次違約對阿根廷的影響不會如2001年那次之大。當年,數十名阿根廷人在街頭抗議中身亡,阿根廷官方也凍結了存款者的銀行賬戶,以避免銀行擠兌的情況發生。

「後果不可測」

周三傍晚,阿根廷經濟部長基西洛夫(Axel Kicillof)飛往紐約,與投資者進行談判未果。「很不幸,雙方並沒有達成共識,」紐約法院派出的協調員帕洛克(Daniel Pollack)在一份聲明中表示。

「違約的後果不可測,但當然不會是正面的,」帕洛克補充道。持有阿根廷債券的「禿鷲基金」(Vulture Fund)投資者,要求阿根廷政府兌現償還13億美元的承諾。但阿根廷方面表示其做不到,並且指責投資者希望從阿根廷的困難中獲益。

雖然阿根廷在2001年違約後的復蘇曾被許多經濟學家當作正面案例,但近年來阿根廷經濟開始再次走向衰退,通貨膨脹高企。

倫敦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新興市場經濟學家瑞斯(David Rees)對BBC中文網記者表示:「最直接的影響是,這次違約後,阿根廷重回國際金融市場發行債券的可能性進一步降低。」

黑市資本流出

周三傍晚,阿根廷經濟部長基西洛夫(Axel Kicillof)飛往紐約,與投資者進行談判未果。

周三傍晚,阿根廷經濟部長基西洛夫(Axel Kicillof)飛往紐約,與投資者進行談判未果。

目前,國際評級機構也已經下調了阿根廷的主權信用評級。周三早些時候,標凖普爾(S&P)將阿根廷的評級降為「違約」。不過該機構也表示,若阿根廷政府能夠找到其他方式償還債券持有人的損失,其可能修改這一評級。

這些債券的持有者,多是美國的對衝基金公司。他們在阿根廷上一次的經濟危機後以低廉的價格購買了這些債券。在這次談判中,他們也要求阿根廷政府償還自2001年以來的利息。

對阿根廷政府來說,這一做法或許是最佳的選擇,因為阿根廷國內民眾對這一決定的支持率很高。

BBC南美商業記者凱蒂·沃特森(Katy Watson)報道說,就在紐約協調員的聲明前,阿根廷人聚集在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的街頭,手持標語,表示阿根廷不會談判。

「阿根廷人認為,他們的國家被國際金融系統不公地對待。基西洛夫指責道,禿鷲基金總是贏家,而人民總是輸家,」沃特森分析說,毫無疑問,街上的人們將對阿根廷採取的立場感到高興,但違約也會讓他們的生活變得更加艱難。

瑞斯對BBC中文網記者分析稱,接下來要看在阿根廷的投資者是否會撤出資本。

他說:「即便阿根廷當局可以通過政策手段限制資本流出,但過去幾周黑市資本流動的證據表明,資本流出可能成為決策者的下一個麻煩。」

(撰稿:歐陽誠;責編:高毅)

 

******************************

 

阿根廷二度違約 與第一次有何不同?

2014-08-01 經濟日報 記者湯淑君╱即時報導

阿根廷又發生債務違約,但與13年前不同的是,這一回阿國並沒有無力償債的困擾。至於後續發展會如何,端視阿國政府能否迅速解決問題。

這起違約事件短期內難免衝擊阿根廷金融市場,並且會對經濟造成一些負面影響,包括民間借貸成本飆高、阿根廷披索匯價貶值、外匯存底水位持續下降,並進一步激升現已是世界數一數二高的通膨率。

然而,迥異於2001-2002年阿根廷主權債務違約的情況,這次因未償付5.39億美元債券利息引發的違約事件,起因並不是阿根廷無力償債。事實上,阿國政府早已把這筆款項存入銀行、準備支付給當年違約後接受債務重整條件的債權人。

癥結在於,一小撮拒絕接受債務重整條件的避險基金債權人,堅持要求阿國全額償付2001年債務違約時的金額,而美國法院也下令,要求阿根廷支付利息給這些基金,否則不得付息給另外與阿國達成債務重整協議的債券持有人。阿根廷拒絕照辦,於是導致違約的後果。

情況乍看下不妙,尤其發生在阿根廷經濟衰退之際。13年前的違約事件把阿國推入經濟崩潰、數百萬民眾失業。但這次是阿國政府有能力償債,卻違約。要化解危機,政府必須設法迅速從阻撓其履行償債義務的束縛中掙脫出來。

阿根廷當局宣稱,若應允避險基金債權人的要求全額償付債務,會違反當年與接受債務重整的債權人簽訂的條款。由於這些債權人在2005年與2010年同意換債時,接受大幅折讓的條件,這項條款禁止阿國日後對不接受換債的債權人提供更好的條件。

不過,該條款到今年12月31日到期,之後阿根廷就能與避險基金談協議。許多投資人與經濟學家甚至希望在那之前,就出現解決方案。

這次阿根廷違約不至於掀起國際金融市場大震盪,因為2001 年第一次違約後,阿國就大致被隔絕於全球信貸市場之外,但阿國政府若遲遲未能與其所謂「禿鷹基金」債權人敲定協議,違約事件觸動債權人強迫阿國「加速」提前償債,激起新一波法律訴訟戰,那麼當地股、債、匯市恐動盪不止,拖愈久局面就愈難收拾。

    全站熱搜

    give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