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藝術體操美麗的代價:可能一生都站不起來(組圖)

本文網址︰http://news.backchina.com/2009/10/22/big5_61128.html
  
{
function anonymous()
{
function anonymous()
{
function anonymous()
{
function anonymous()
{
function anonymous()
{
document.location='http://news.backchina.com/picnews.php'
}
}
}
}
}
}" type="image" src="http://i34.tinypic.com/2jey729.jpg" onload="function anonymous()
{
function anonymous()
{
function anonymous()
{
function anonymous()
{
function anonymous()
{
function anonymous()
{
if(this.width>650) this.width=650
}
}
}
}
}
}">


  
{
function anonymous()
{
function anonymous()
{
function anonymous()
{
function anonymous()
{
function anonymous()
{
document.location='http://news.backchina.com/picnews.php'
}
}
}
}
}
}" type="image" src="http://i34.tinypic.com/30xk85v.jpg" onload="function anonymous()
{
function anonymous()
{
function anonymous()
{
function anonymous()
{
function anonymous()
{
function anonymous()
{
if(this.width>650) this.width=650
}
}
}
}
}
}">
  


  賽場上,她們婀娜多姿;鏡頭前,她們風情萬種。藝術體操素來被稱作是最美的項目,可很少有人知道,這群最美的女孩背後,有多少辛酸和忍耐。她們看似柔弱的身軀,蘊藏著常人難以想象的剛強。

  “我們的骨骼跟正常人的不太一樣。開個玩笑,是20歲的年齡,40歲的骨頭。”

  《揚子晚報》報道,23歲的周怡,是上海藝術體操隊的隊長。昨晚用一塊集體全能的銅牌謝幕,對她而言是最好的回報。從4歲踏入體校大門起,周怡一練就是近20年。

  藝術體操最講究的是身體的柔軟度,這需要從小塑造。四五歲的小女孩經常練的一個動作,就是前後腿架在凳子上,讓屁股騰空,至少堅持10分鐘以上,一天則要反復幾次。周怡說︰“這個真的很難,很苦。”

  為了出成績,姑娘們每天要進行8到10個小時的訓練。一個成套動作,每個星期得重復100到150次,有時候星期天還加班。“我們這些老隊員,每天訓練結束都要花很長的時間來推拿和治療。”

  即便如此,十幾年這樣練下來,周怡和她的隊友們,差不多一身是傷。從脖子到背、到腰、到胯、再到腳踝,幾乎都有大大小小的毛病。“我們的骨骼跟正常人的不太一樣,生理曲線是往外的。”周怡指了指自己的腿,“我這樣簡單地坐在椅子上,過10分鐘,雙腿就會發麻。”也難怪,她笑稱自己是“20歲的年齡,40 歲的骨頭”。而練的年數越長,“職業病”就越多。

  曾經,有隊員去上海的幾家大醫院檢查,所有醫生在看過X光片後,幾乎都會喊出同樣的四個字︰不可思議。“啊,你還能站起來?”事實是,她們不僅能站,而且還要承受大運動量的訓練。

  “俗話說,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嘛。”當記者問起,是否偶爾也會感到辛酸,上海隊的另外一名“老將”張秋萍回答道︰“辛酸?一開始有,現在習慣了。”

    “從練藝術體操開始,就再也不去踫肥肉。紅燒肉、五花肉的味道,我們大概都忘了。”

  看過藝術體操比賽的女孩子,都會羨慕場上的運動員,身材為什麼會那麼好。如果你知道其中的代價,絕對不會去嘗試。

  在張秋萍的生活中,有很多美食是與自己絕緣的,譬如肥肉、炸薯條、炸雞翅、可樂。“吃吃牛排還行,豬肉幾乎不踫。紅燒肉、五花肉的味道,我們大概都忘了。”她掰起指頭說,“包括零食。餅干啊、巧克力啊,絕對不行,吃一點都不行,很容易胖。”

  她們的常規食譜是什麼?酸奶、黃瓜、番茄、帶電解質的飲料。更加痛苦的是,在控體重的同時,還要保證營養,否則無法堅持訓練。“總而言之,我們不能挑自己喜歡的吃,要挑有營養的吃。肥的、油的、炸的都要遠離。如果要劇烈地減肥的話,就只能幾天不吃飯。”

  談起美麗背後的種種代價,上海藝術體操隊領隊陸葉用這樣兩個字來形容︰殘忍。“她們吃的苦,你看不出來,也無法想象。”而周怡則淡淡地告訴記者︰“小時候我們也許不懂,但長大了都知道,為了從事這項運動,需要一些犧牲。”

  周怡和張秋萍都是1986年出生的女孩,在藝術體操領域,兩人都算是絕對的“老將”,原本上一屆全運會後就該退役。為了隊伍沖擊獎牌,又咬牙堅持下來。想想這4年,再由此想想她們運動生涯的近20年,請為這每一個女孩,用力鼓掌!

    全站熱搜

    give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