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0苗人鳳:大俠的心胸已經偏移

排名第十
  武功:★ ★ ★ ★ ★
  智商:★ ★ ★
    情商:★ ★
  英雄指數:★ ★ ★
  攻擊力:★ ★ ★ ★ ★
  《雪山飛狐》主要寫胡斐與苗人鳳和胡一刀夫婦的江湖恩仇。 金庸自己說:
  “《雪山飛狐》真正的主角其實是胡一刀。胡斐的性格在《雪山飛狐》中十分單薄。”
  但這“真正的主角”胡一刀,其實在書中並沒上場。 書中的主要人物苗人風、胡一刀夫婦的性格特點、故事等,都是間接寫出。 而直寫明寫的胡斐,不過是為了襯出內在隱伏的故事而設置。
  胡一刀有唐人傳奇中那種古拙豪傑的風範,讓人想起風塵三俠中的虯髯客。 苗人鳳極高極瘦,被寶樹形容成一根竹篙,他的尊容和胡一刀倒是傳奇的一對,也是那種世間所無的奇骨異像。 苗人鳳面皮蠟黃,臉露病容,手掌大如蒲扇,根根見骨,讓人想起水滸中的好漢病關索楊雄。
  苗人鳳和胡一刀滄州一戰,令風雲變色,驚天地泣鬼神。 兩人之間,明明是仇敵不共戴天,卻處處見相惜相敬的傾慕之情。 苗人鳳坐下就​​與胡一刀舉碗共飲,毫不作小人防範之態,他相信胡一刀“是鐵錚錚的漢子”,“行事光明磊落”,不會暗算他,他才是胡一刀真正的知音。 田相公範幫主在一旁作陪襯,真是見小,無地自容。
  苗人鳳中了暗算,危急時刻,胡斐飛將軍一般從天而降,天神一般奮勇卻敵,救了苗人鳳的性命。 苗人鳳看到了與胡斐同被而臥的苗若蘭,誤會了胡斐行為不軌,大怒之下,反過來找胡斐算賬。
  苗人鳳誤會胡斐之後為何火氣特別大,是因為他的那一段不堪回首的傷心事,對苗若蘭的事特別敏感。 他最怕的是自己心愛的女兒遭遇和他自己一樣的悲慘事。 失去了妻子,女兒便是他的一切,便是他的生命,他愛女兒,已經是愛得遠甚於常人之濃烈和深沉,甚至已愛得自私。 這是單親父女解不開的深重情結,這種情結最易產生誤會和悲劇。 從心理學上細緻分析,不要說胡斐和苗若蘭同被而臥的尷尬場面,就是兩人正常的愛戀,也不是苗人鳳立時就能接受的。 這需要時間,需要更深的理解和體諒。
  苗人鳳心中難解的情結再次發作,雖然是胡斐救了他,但他還是不原諒胡斐,亡妻失節之事,給他的刺激太深了,大俠的心胸,已經偏移,已經有了可怕而可悲的盲點。
  一切都來不及解釋,苗人鳳便逼著胡斐以性命相搏。 當年在滄州之戰犯下的錯誤,苗人鳳完全沒有接受教訓好好反省,還是這般粗糙和性急,及至胡斐最後的那一刀是否劈下之時,苗人鳳都還不知道胡斐便是故人胡一刀夫婦的兒子,而胡斐也拿不定主意:“這人曾害死自己父母,致自己一生孤苦,可是他豪氣乾雲,是個大大的英雄豪傑,又是自己意中人的生父……”
  胡斐是否劈下的這一最為出名的一刀,真是一個天大的難題,這一刀到底劈下還是不劈,金大俠死活不肯寫了,要留一個千古懸念,讓讀者永遠都不能放下心來,金大俠真是太殘忍了。
  《飛狐外傳》中,苗人鳳回憶往事,觸景傷情,心中萬般淒苦無人可訴。 極端的衝突觸目驚心地撞擊著讀者的視聽。 貪欲難填,謀財害命,忘恩負義,背信棄義,一系列人世中醜惡的現像都集中在這裡展示。 人性有時是如此的不可靠,如此瘋狂地將罪惡的慾望無限地擴張,變得危險和不可理喻,打破了生命中的平衡和安靜,衝出了我們日常生活一般經驗所能把握的尺度。
  南蘭與苗人鳳的結合,一開始也許就是命運的錯誤。 南蘭的父親因為有一把寶刀,引來了一場無妄的殺身之禍。 苗人鳳打抱不平,挺身相救南蘭,以一敵五,在驚心動魄的惡戰中險勝,但自己也身中敵人的毒針而情形堪危。 南蘭為苗人鳳吸毒,因感謝而對苗人鳳以身相許,兩人就此結為夫婦,而且有了一個美麗的女兒。
  故事到此,本應該是一個完美的結局,但悲劇卻在一開始已經釀成。 南蘭對苗人鳳有的是感恩,而不是愛情,兩人之間並沒有感情上的基礎。 相反,兩人的差別太大了,大到了婚後已無法補救和彌合的地步。 苗人鳳是英雄,是豪傑,是粗人,而南蘭卻是穿金戴銀的官家千金小姐,一個粗糙,一個細膩;一個不懂女人的心,一個對愛卻有著過高的幻想和要求。
  胡斐上劉鶴真之當,去對付鍾氏三雄;接下來又發現劉鶴有問題,害得苗人鳳雙眼中毒;最後,劉鶴真也是上了別人的當,反過來懷疑胡斐,大家都被蒙在了鼓裡。 胡斐畢竟還年輕,上當受了挫折在所難免,總算他的反應快,能夠及時補救,關鍵時助了苗人鳳一臂之力。
  苗人鳳英雄,卻與金大俠小說中其他的英雄人物不同。 苗人鳳更像是一隻孤獨受傷的病虎,他的處境不佳,日子也過得不順,這次還中了奸計被弄瞎了眼睛。 但只要他一出面,一出來,一出聲,真應了“虎病雄風在”這句話,那種駭人的威勢卻一點也不減弱。
  英雄的悲劇在於他們的境界和視點太高,他們所看到的所想到的是絕頂之處的本質,他們不能適應日常瑣屑和平庸的生活,而平常的世界也會以種種不同的方式來拒絕他們。
  苗人鳳之弱女問苗人鳳:“老狼真的沒吃了小白羊嗎?”這是極好的反照和對比,以此兒女柔情,以此慈父仁心,來刻畫苗人鳳的大英雄本色,真可謂力透紙背,入木三分。 這樣的英雄,因其有常人的苦惱,有常人的弱點,尤顯出其可貴、可敬、可親、可信。
屋中著火之時,苗人鳳目不能視物,心中卻是清明,他甚至在此時還能去回想八年之前相似的一幕,他的心中真不知有多少倒不出的苦水,他是英雄,他有誰可訴委屈和衷腸? 苗人鳳這樣的英雄,是最讓人同情的悲劇英雄。
  胡斐帶著程靈素趕回要為苗人鳳治被毒瞎的眼睛,正遇上田歸農帶了一幫人想趁苗人鳳眼瞎之時結果了他的危急關頭。 正所謂滄海橫流方裡英雄本色。 苗人鳳愈是在處境不利之時
,愈能激發身體中的潛能,愈使其形象高大出色,熠熠生輝。 英雄最無奈的是平凡的日子無所依托,空有一腔熱血無法進行激情的焚燒。 英雄對於艱難和困厄的渴求正如雄獅渴血一般強烈,充滿野性的張力。 苗人鳳此時與平日的沉默寡言有了完全不同的表現,他似乎找到了適宜的舞台,可以盡情盡性地一展身手,變木訥為妙語連珠,飛揚意氣,指點乾坤。
  英雄和英雄之間,往往那種激越的氣概可以相互傳染和激射。 胡斐正是這樣,他也因此而意氣風發,武功隨之覺悟而提高了境界。 苗人鳳身臨其境指點了其家傳秘學胡家刀法,胡斐有如從他父親胡一刀那兒親自學到要訣,他的成長在此時有了重大意義的突飛猛進。 正因為有此不平凡的經歷,他才真正在境界上被提升,最終得以能與苗人鳳這樣蓋世大俠並肩而論了。
  真相揭露後,胡斐仍然對苗人鳳下不了手,這是情理中事。 這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好​​人,也沒有絕對的壞人,沒有人可以充當全能的審判者,為善為惡,只在一念之間,有時確是難以分辨。 苗人鳳愈是坦然,愈是內疚,愈是束手等斃,引頸就刀,愈是顯出其心底無私天地寬,胡斐也就愈是進退兩難,大叫一聲,轉身便走,這是胡斐對命運和造化弄人的無奈。
  十大英雄上榜人物中,苗人鳳排名第十。

全站熱搜

give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