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作品中十大英雄排行榜(圖)

NO.7胡斐:將生命的意義奉獻給正義之劍

排名第七
  武功:★ ★ ★ ★ ★
  智商:★ ★ ★ ★
    情商:★ ★ ★
  英雄指數:★ ★ ★ ★
  攻擊力:★ ★ ★ ★ ★
  《飛狐外傳》中,小胡斐一出場便精彩紛呈,文中的凝重和壓抑漸漸撥雲見日,生命的勇氣和活力開始不可遏止。
  胡斐還是小孩的時候,急中生智,一泡急尿讓壞人陳禹手忙腳亂,趁機救過了呂小妹。 胡斐當時的動作舉止,好笑至極。 胡斐的性情與郭靖、張無忌等不同,略近於楊過、令狐衝,有急智,有時又有幾分滑頭和放肆。
  英雄年少,惟年少更顯其英雄的出色和可貴。 小胡斐燃燒著勇敢和正義的熊熊火焰,一往直前,絕不回頭,他已張揚非凡,要去乘風破浪,把世事的艱辛和危險踩在腳下,在生命的冒險中奏響命運的英雄之歌,將激情的子彈射向人世間的不平和罪惡。
  《飛狐外傳》開篇有一段寫胡斐提了黃金,高聲唱著山歌,大踏步而行,意氣風發,大有梁山英雄的慷慨豪情,可喜至極!
  少年英雄終於成熟了,胡斐孤獨而快樂地過著他行俠仗義、快意恩仇的生活。 他已經超越了世人日常生活的煩憂,勇敢地面對危機四伏的深淵,將生命的意義奉獻給正義之劍。
  一日無事,胡斐騎了一匹劣馬前往廣東。 讀此,有說不出的暢美之感,英雄灑脫不拘的風範,真讓人遙想不已。
  胡斐說話風趣,討巧賣乖,占美女小便宜,是楊過令狐衝的路數,但較起真來九頭牛拉不回來認死理,又是郭靖郭大哥的脾氣。
  胡斐和袁紫衣兩人正到好處,甜甜蜜蜜,古廟中卻巧遇鳳天南父子,胡斐這一下怒從心頭起,憋了許久的濁氣,正好要發作,立時就要大開殺戒,為鍾阿四一家報仇。
  就在此時,袁紫衣忽然插上一腳,橫說豎說要阻止胡斐殺鳳天南父子,最後為此事還真的與胡斐動上了手,真刀真槍,毫不含糊,掩護鳳天南逃走,最後自己也走了。 胡斐又驚又疑,柔腸百轉,不明所以,困惑和失望中又想起袁紫衣的許多好處來。 牽腸掛肚,若有所憾,這應該是胡斐的初戀。 初戀的滋味,甜蜜中總會伴有焦慮和酸楚。
  英雄和英雄之間,那種激越的氣概往往可以相互傳染。 苗人鳳身臨其境指點了其家傳秘學胡家刀法,胡斐有如從他父親胡一刀那兒親自學到了要訣,他的成長在此時有了重大意義的突飛猛進。 正因為有此種不平凡的經歷,他才真正在境界上被提升,最終得以能與苗人鳳這樣的蓋世大俠並肩而論了。
  真相揭露後,胡斐仍然對苗人鳳下不了手,這是情理中事。 這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好​​人,也沒有絕對的壞人,沒有人可以充當全能的審判者,為善為惡,只在一念之間,有時確是難以分辨。 苗人鳳愈是坦然而對,愈是內疚,愈是束手等斃,引頸就刀,愈是顯出其心底無私天地寬,胡斐也就愈是進退兩難,大叫一聲,轉身便走,這是胡斐對命運和造化弄人的無奈。
  胡斐對程靈素的矛盾心態最讓人看不順眼,他感到“這位靈姑娘聰明才智勝我十倍”,“心底只隱隱覺得不妥”,他對程靈素的敬畏之心真是愈來愈烈。 情關一事,胡斐在金大俠小說中的主角中,是最不開竅者之一。 當初黃蓉聰明才智勝過郭靖何止十倍,小龍女武功又勝過楊過何止十倍,他們卻並沒有覺著有什麼“隱隱的不妥”。
  程靈素是真正的好姑娘,真要讓人為她惋惜和不平半天。 胡斐的軟弱和拿不定主意,真是害人害己,錯過了人生中真正的幸福,到頭來竹籃打水一場空,袁紫衣那邊,也同樣沒有了指望。 胡斐在此書中的性格和形象,確是有些單薄和不夠豐滿,行為舉止比之楊過和令狐衝要差一大截。
  與程靈素的大氣相對照的是,胡斐卻像毛頭小伙子一樣,行事格局見小。 他當然已經清楚地看出程靈素一喜、一嗔、一哭、一笑中隱含的一片深情癡意了,他也感到心中過意不去,他也憐惜,也呆呆發怔,也悵惘徘徊,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他也知道和靈姑娘在一起,頗不寂寞,快樂逍遙,但他還是狠下心來急急忙忙把程靈素拒於千里之外,讓其死了這條心。 他突如其來提出要與程靈素結拜為異姓兄妹,其用意真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難怪程靈素心中傷心,現出幾分狂態來。 胡斐這小子做事也太做得出來,太絕了。 胡斐不喜歡程靈素什麼呢? 是她的相貌平平? 還是她的本事太大? 還是有袁紫衣在那裡他無法安排呢? 這只有胡斐自己知道了。 最讓人覺著不應該的是,胡斐拒絕程靈素的時機也十分的不好,程靈素正在為自己的相貌問題傷心,胡斐就立即提議結拜兄妹,這樣做也太露痕跡了。
  程靈素甘心同胡斐赴死,胡斐坦然受之,真不知胡斐把程靈素放在什麼樣的位置。
  此書中胡斐最為光彩四溢的地方,正是切入平凡的現實,關注百姓的疾苦,這樣的大俠才為難得。 純粹的江湖,其實是沒有的,江湖的恩怨不可能剝離於現實社會的土壤。 傳奇中再頂天立地的豪傑,在百姓眼裡,也不如能切切實實為人民做出有意義的事來的平常人高明。 胡斐這樣一個關注現實的大俠,是武俠小說中一次有益的嘗試。胡斐、程靈素帶著中毒的馬春花逃避官兵的搜捕,引出一段“華拳四十八”的插曲。 胡斐裝扮成華拳門弟子,比武奪得掌門人之位。 此一段又見出胡斐的心思。 袁紫衣殺人奪掌門人之位,這會兒胡斐也如法炮製,胡斐心中終於還是忘不了那個行事古怪但美貌的袁紫衣。
程靈素為胡斐易容,裝上一部更添威武的大鬍子,後來《雪山飛狐》中,胡斐果然留了這麼一部美髯。 胡斐是否沒有忘記程靈素? 是不是有些反悔? 想到了程姑娘的種種好處,留鬍子是為了紀念她?
  胡斐易容是為了去掌門人大會中搗亂一番,程靈素勸他不要去會中涉險,但胡斐一定要去趕熱鬧。 這一段,也有許多潛台詞,並不是像他們表面所說的那樣。 胡斐要去,心中當然
還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因為袁紫衣也會去。 程靈素呢? 雖然她知趣而有容人之量,但還是想著最好胡斐不見到袁紫衣為好。
  胡斐在情場上有些施展不開,但對其他人卻頗有手腕。 對華拳門姬曉峰就是這樣,恩威並施,果然讓其心服口服,死心塌地地聽從於胡斐。
  當年胡斐還是小孩子,被商老太擒住拷打,馬春花不住出言求情,這件事在馬春花只是小事一件,只是她純良善心的一次自然流露。 胡斐卻由此感恩於馬春花,數次拼死相救,這是馬春花的善報。 現在馬春花中毒至深,只是牽掛著兩個孩子,放不下心,胡斐再次要為她闖龍潭虎穴,救出孩子。
  程靈素一切看在眼裡,用言語擠兌胡斐,不讓他去犯險。 程靈素是真心關心胡斐,一顆心全在胡斐身上,更了不起的是,程靈素真是有過人的聰明,如胡斐所言,程靈素才智確是相當高的,程靈素還是猜到胡斐一定要去救人,決不會顧忌自己的安危。 程靈素真的可以稱得上是胡斐的知己了,她已經深刻地了解了胡斐,理解了胡斐的性格、脾氣、思維方式和行事方法。 與她相比,袁紫衣對胡斐又能了解多少呢? 袁紫衣只會耍小心眼,只會猜忌,其實袁紫衣並不適合於胡斐,胡斐被初戀沖昏了頭,沒有明白這些道理。
  胡斐犯險救人,百密之中還有一疏,眼看無法順利脫身,這時幸有早已安排停當的程靈素來相助。 胡斐這次真的有些感動了,他也知道“天下只有一位姑娘,才知道我會這般蠻幹胡來,也只有她,才能在緊急關頭救我性命”。 紅顏知己,但又有什麼用呢? 胡斐還是要喜歡“那個多情多義的袁姑娘”。
  程靈素並不真正怪胡斐不聽她的話,她只是關切胡斐的安危。 程靈素知道男人有男人的行事原則,如果男人事事都對女人耳提面命,這樣的男人當然沒有出息,也不值得好女人為他牽掛了。
  程靈素問胡斐:“她還沒來?”胡斐明知故問:“誰沒來?”兩人都一般的放不下,看不開。 尤其是胡斐,遮遮掩掩,不爽快。 楊過在別的女孩子麵前,絕不會遮掩自己對小龍女的思念,胡斐卻扭扭捏捏,差多了。
  袁紫衣慧劍斬斷塵緣和情思,歸了自己的本分。 但這對胡斐是太不公平了,給胡斐的打擊太大了。 袁紫衣緇衣芒鞋出現,胡斐差點當場暈過去,毫不躲閃地中了鳳天南射來的無影銀針。 胡斐怔了半天,能說什麼? 還好,他的心理素質不錯,只是最後“終於輕輕嘆了口氣”,終於還是挺住了,承受了這惡作劇般愚弄人的打擊。
  還是程靈素最好,她知道胡斐一心想和袁紫衣攪散這個掌門人大會,早就準備好了,在玉龍杯上布了毒,使大智禪師七人拿杯時一齊失落在地,跌了個粉碎,挫敗了福康安精心策劃的陰謀。 胡斐向程靈素微微點頭,心中實是又佩服又欣然。
  程靈素為胡斐犧牲了性命之後,袁紫衣又來了,但她來幹什麼? 要在胡斐心靈的傷口上再撒把鹽? 她也放不下胡斐,但她的理由太蒼白了,她不能終生陪伴胡斐一起浪跡天涯,難道只是像她所說,是掙不開當年“在師父跟前立下重誓”嗎? 袁紫衣若有情若無情,此時她又像是有情,但當胡斐要她下決心時,她又不言語了。
  胡斐最後藉寶刀之威力打退田歸農眾人,這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贏了又有何用? 生命又有什麼值得歡樂之事?
  “一切恩愛會,無常難得久。生世多畏懼,命危於晨露。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若離於愛者,無憂亦無怖。”
  八句佛偈,其實還是解不開袁紫衣之惑,也解不開胡斐之惑,同樣也解不​​開讀者之惑。
  胡斐能找到真正的幸福嗎? 這要請讀者去看《雪山飛狐》。
  《雪山飛狐》中,經過再三的鋪墊,再三的烘托,雪山飛狐終於雲龍一現,閃亮登場了。
  未見其面,先聞其聲,半山腰傳來的一聲長笑,震得山谷間轟鳴相應,好一派豪情! 胡斐悲歌慷慨的狂態,比之於其父胡一刀,又增添了數分瀟灑和不羈。
  一團白影從山下迅速異常地攀援而來。 這不負飛狐的雅稱。 看他藝高人膽大,孤身犯險,氣勢懾人,飛上懸崖之後,三兩招就解決問題,擺平紛爭混亂的局面。 寶樹、曹雲奇等人,面和心不和,相互間一有機會,便下毒手,乘人之危,這幫人實在不成氣候,在胡斐的凜凜神威之下,早已心中發虛,膽戰心驚,露出懦弱膽怯的本性。
  胡斐與苗若蘭之間的含羞蘊藉的情意,胡斐的一見鍾情,這是合理的。 大英雄自幼失去了父母,母親的形像是他潛意識中擇偶的標準。 而苗若蘭,我們面前已經說過,正和胡一刀夫人一般嬌美聰慧,一般的有主見有擔當,這是極不容易的事。 下得雪山來,胡斐再也不能忘記苗若蘭的倩影,那一顰一笑,一言一行,那詩酒彈唱,使大英雄孤寂落寞的內心,生出許多溫柔細膩的情愫。 情絲難斷,胡斐再上雪山之巔,去尋找苗若蘭。
 胡斐無意中發現了御前侍衛要誘捕苗人鳳的陰謀,胡斐危急中的藏身之所,卻是被點穴道只穿內衣的苗若蘭的被窩。
  巧中巧,奇中奇,天意和緣分,使兩人的情感有了一個最佳的交流契機。 這是香豔的一段,卻絲毫沒有粗俗和褻瀆之處,正在那男女授受不親的尷尬中,表現出抑止不住的純情的幻美。
  同被而臥,芳澤時聞,胡​​斐和苗若蘭兩人都是大羞。 苗若蘭羞澀是可以理解的,胡斐一害羞,在這粗獷的大漢身上,卻有著說不出的俊雅和可愛。 帳外是陰險狠毒的奸謀,帳內卻是別有天地,春光無限。 苗若蘭對於胡斐的魯莽,不怒反喜,這又是多麼微妙的心理。
  苗若蘭芳心早已許向胡斐,這也是有道理的。 知道了胡一刀夫婦的悲劇,知道了胡斐淒慘的身世,苗若蘭在同情之中,還有內心不安,因為這一切畢竟是因為自己的父親親手造成的,苗若蘭潛意識中,想為父親的過錯贖罪,想給可憐的胡斐以溫柔憐憫的補償,這在前文已有明確交代。 而正是這種心理作用,又加上胡斐是這麼一個文武全才可值得依託的大英雄,這種愛情的發生就可以順理成章了。 胡斐再也忍不住在苗若蘭的臉上輕吻了一下,這明確信息,真叫苗若蘭又喜又羞,省去了多少言語的交流。
  苗人鳳中了暗算,危急時刻,胡斐飛將軍一般從天而降,天神一般奮勇卻敵,救了苗人鳳的性命。 苗人鳳看到了與胡斐同被而臥的苗若蘭,誤會了胡斐行為不軌,大怒之下,反過來找胡斐算賬。 巧合和誤會,繼續將故事向全書的最高峰推進。
  一切都來不及解釋,苗人鳳便逼著胡斐以性命相搏。
  胡斐這一刀到底劈下還是不劈,千古懸念讓讀者永遠都不能放下心來。
  苗若蘭在雪地中站著,月光之下,望著胡斐母親的遺物發痴。 這一刀,她看不到,但這一刀,卻關係著她人生命運最關鍵的轉折,無論誰死誰傷,誰勝誰敗,都將給她的人生留下永遠的缺憾。 苗若蘭的痴心柔情,更將那是否劈下的一刀,對照得讓讀者揪心撕肺。
  小說在最高潮之時戛然而止,真是餘音繞樑,三日,三月,三年,三十年……都不會歇止。 一切都雕塑般凝固了下來,濃縮成精神的烈酒,讓人們永遠地迷醉。
  十大英雄上榜人物中,胡斐切入平凡的現實,關注百姓的疾苦,有著強烈的正義感,排名第七。

全站熱搜

give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