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作品中十大英雄排行榜(圖)

NO.4令狐衝:和普通人一樣有著許多失敗的隱痛

排名第四
  武功:★ ★ ★ ★ ★
    智商:★ ★ ★
  情商:★ ★ ★
  英雄指數:★ ★ ★ ★
  攻擊力:★ ★ ★ ★ ★
  令狐衝人未見面,卻先有許多人物來為其描繪金身,此先聲奪人的筆法,使人愈不見其人,愈讓人想見其音容笑貌。
  六猴兒講令狐衝懂酒好酒的故事,已見出令狐衝非常的高明。
  計賺叫花兒半葫蘆猴兒酒,此令狐沖之機智;作東請叫花兒暢飲一場,此令狐沖之豁達;好酒、灑脫,而又有胸懷,此上上人物之境界也。
  “狗熊野豬,青城四獸”,令狐沖一聽這等人的名字,就嫌污了耳朵,影響了喝酒的心情,將其連踢七八個跟頭,好暢快。
  令狐衝何許人也? 當然絕不是郭靖,他不知比郭大哥悟性高出多少;也不是張無忌,令狐衝拿得起放得下,絕不會如此柔弱猶豫。
  令狐沖在生性豁達灑脫上有幾分像楊過,但絕不像楊過有許多偏激和輕佻。 在金大俠的小說中,令狐衝的形象受到了許多讀者的喜愛。
  令狐衝更接近於自然的人性,不虛假,不矯飾,沒有豪言壯語,沒有豐功偉績,只是隨遇而安,聽任良心自由的呼喚。
  雖然令狐衝是出於救人的無奈,但說出的話太不中聽,直視儀琳如無物。 “這小尼姑瘦得小雞似的,提起來沒三兩重”,試想儀琳聽來心中是何等滋味?
  令狐衝愈是這樣說,其實儀琳心中就愈想找機會證明給他看看,這是人之常情。
  這樣一來,令狐沖之於儀琳的意義,就不單單是相救之恩了,日後儀琳動了凡心,這也是一個原因。
  坐鬥一段,令狐衝智計百出,先是對田伯光言語相激,繼又拼酒,最後終於想出坐鬥的妙法,讓田伯光上了當。令狐衝拼著一死,可以讓儀琳趁機逃脫。
  令狐衝此一計,其實是當年黃蓉與歐陽克賭畫圈,賭鬥一文的翻版,不過,此處更為精彩,更見人物的本色性情來。
  令狐衝以其大智大勇,救了儀琳,青城派弟子這時來湊熱鬧,實是自討苦吃。
  令狐衝何等心高氣傲之人,自然是不懼強橫,不受凌辱,用計殺了青城派弟子,結下樑子。
  令狐沖在愛的煎熬中終於明白了幾分,不能不承認他內心不可抑止的對林平之的嫉妒之意。
  和岳靈珊試劍過招,他竟失手把小師妹心愛的碧水寶劍彈下了深谷。 如果做一次弗洛伊德的心理分析,此一失誤,其實就是強迫的不能控制。
  令狐沖喜酒好酒,田伯光從長安挑一百斤美親王上華山絕頂請令狐衝暢飲,真讓人想不到,妙絕!
  令狐衝胸襟坦蕩,落落大方地和田伯光喝了三大碗,贊不絕口,忽然又哈哈一笑,將兩壇美酒踢下山谷,讓人想不到,又妙絕!
  田伯光此來,獻上厚禮,卑詞巧色,竟是為了請令狐衝下山去見小尼姑儀琳,更是讓人想不到,更妙絕!
  一筆三折,處處讓人又驚又喜,金大俠寫得真妙絕!
  令狐衝與田伯光刀劍相對,令狐沖正好拿他做靶子,練習秘洞所學的種種奇妙招法,只見令狐衝忙進忙出,現學現賣,出一次山洞,武功進一層,看得田伯光犯疑瞎猜,真的猜出個風清揚出來。
  令狐沖說:“就算是正人君子,倘若想要殺我,我也不能甘心就戮,到了不得已的時候,卑鄙無恥的手段,也只好用上這麼一點半點了。”此句話深得風清揚歡心,難怪風清揚將獨孤九劍劍法盡數傳授令狐衝。
  令狐衝的回答令風清揚大悅,也是令狐衝內心真正的吐露,也正因為令狐衝是這樣的任性而為,才使得日後令狐沖和魔教諸人的相處有了可能性。
  令狐衝的可愛之處和真實可信,其實正在這句話當中。 這句話正是其安身立命之所在。
  這種大覺悟的話,旁的英雄人物是說不出來的,也不敢輕易贊同的。
  大概只有韋小寶才會雙手贊成。
  令狐衝的武學境界飛速提高,從活學活用,到無招勝有招,從世界觀到方法論,他都在脫胎換骨,重新做人,令狐衝看到了一個以前他做夢都沒有想過的全新的天地。
  不過,境界愈高,卻與其師父岳不群的疏遠就愈大,他們已不可能是同類了,他們其實本來就不是同類,決裂的日子不遠了。
  岳靈珊為令狐衝盜取岳不群的《紫霞秘笈》,想讓令狐衝修煉治傷,此是真情,但此真情乃是兄妹同門之情,非男女之愛。
  這一點令狐衝看得明白,想得透徹,所以寧死不要,表面上的理由是他要“寧死不違師命”,其實又何嘗不是和岳靈珊賭氣?
  “堂堂丈夫,豈受人憐”,說得好! 令狐衝越想越通,只是心中酸楚,又向誰人說? 此情可悲可憫。
  金大俠的小說中,第一主角在愛情上竟如此失敗,此絕無僅有。
  《笑傲江湖》全書所有的恩怨仇殺,無不是圍繞著這似是而非的辟邪劍譜展開的。
  焦點凸現到岳不群身上了,眾多高手的來襲,自不是偶然之事,伏筆曲筆,已經布下。
  岳不群受制,岳夫人受辱,重傷之下全無內力的令狐衝勉為其難上前對敵。 獨孤九劍初試鋒芒,竟然亮起驚艷駭世的光芒,異彩大放!
令狐衝拼死戰鬥,卻見岳靈珊和林平之握手相倚,不由胸口一酸,讀此,我亦胸口一酸。
  洛陽金刀無敵王元霸家中,處處熱鬧,處處排場,處處闊氣,處處風光,反襯令狐衝處處冷寂,處處孤苦,處處心酸,處處丟臉。
  第一天就在大宴上醉得一塌糊塗,吐了一桌;接下來又把劍當了銀子買酒喝,賭錢輸了鬧事,讓小混混一頓臭打,如此各種狼狽,心灰之極,作踐之極,著力寫出英雄失意。
  辟邪劍譜的事還沒完,眾人的疑點到了令狐衝的身上,王氏兄弟一番折辱,搶走令狐衝身上的《笑傲江湖》曲譜,由此情節一轉,引出任盈盈的故事來,過渡之處極巧妙,不著斧斫痕跡。
  由曲譜之緣,令狐衝結交了老蔑匠綠竹翁。
  看令狐衝,在王家之中是何等孤傲,白眼看人,對老蔑匠,又是何等執禮甚恭。 性情中人,惟求心安而已,哪有許多世俗的規則。
  令狐衝終於將曲洋、劉正風及曲譜的秘密告訴了“前輩婆婆”,他聽了婆婆的雅奏之後,心中傾慕其風範,更無猜疑。
  如此說來,令狐衝也有許多藝術細胞,能聽懂音樂的曲外之意。 婆婆也可以引令狐衝為知音了。
  令狐衝福至心靈,竟向婆婆學起琴來,而且還向綠竹翁學起品酒來,真乃樂而忘憂了。
  婆婆聽了令狐衝絮絮叨叨講了自己苦戀小師妹的許多痛苦之後,道:“你今日雖然失意,他日未始不能另有佳偶。”好笑,他日之另有佳偶,就是這“婆婆”了,令狐少君想得到嗎?
  令狐衝望黃河濁流滾滾東去,只覺人生悲苦無限,心中大痛。 逝者如斯,想來天下英雄,都有同此一哭。
  岳靈珊不知令狐衝心中的孤苦,怕送來的酒中有毒,勸令狐衝別喝,令狐衝卻照飲不誤,反而暗盼酒中有毒,一死百了。
  此慘苦言語,不忍多讀。 小師妹,何嘗知道大師哥心苦為哪般?
  自棄、自虐,輕賤生命,其實是對生命的另一種方式的訴求,誰不熱愛生命,誰不留戀紅塵,但當生命已沒有支撐點時,舉杯消愁,但願長醉不願醒,自古皆然也。
  這是金大俠對俠之風流,人性的自由的讚歌,青春熱血,燦爛地閃爍最明亮的光彩,永遠感動著人們瀰漫在心中的那些不可言說的秘密情懷。
  令狐沖不算是個大英雄,在生活中他甚至和普通人一樣有著許多失敗的隱痛,但他卻為更多的讀者所喜愛,所接受,正是因為他弱於外在,強於內心。
  不管境遇有多麼的困厄,他永遠有一顆驕傲的心靈。
  令狐衝拒絕了少林方丈要傳經給他療傷的好意,心中滿是蒼涼悲憤,視死如歸。 人性的尊嚴,往往比苛活的生命更為重要。
  福兮,禍之所倚;禍兮,福之所伏。 災​​難和幸運之間神奇的轉化,雖有其偶然性,但內在的統一和連貫,卻往往容易被忽略。
  這就是金大俠小說中經常反复揭示的正義原則:為善即善,為惡即惡。
  令狐衝的失敗人生,表面上是愈來愈糟糕,但苦其筋骨,勞其心志,大才終於逐漸鑄成。
  令狐沖得到絕世武功有二次機會,都是在困厄之時的奇遇。 得授獨孤九劍,是他受罰面壁,被田伯光逼得屢戰屢敗之時。 令狐衝受困於西湖湖底黑牢,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之時,又有奇緣,學得吸星大法,使其不治的內傷絕症得以痊癒。
  一個人在忽如其來的絕望打擊之下,心灰意懶,恐懼失態,在情理之中。
  超人即使有,也只能在神話的環境下生存。 令狐沖在金大俠小說中是特例,他不是超人,他和我們一樣有血有肉,有七情六欲。
  我們看到他忽遭巨變,心神俱亂,急得噴血,甚至淚流滿面,一點也不像有著鋼鐵意志的大俠,但我們卻絲毫沒有鄙視他的感覺,反而對他充滿敬意。 因為他真實和軟弱的人性,使我們更覺可親可信。
  在困苦和孤寂中,往事便會像電影般清晰地一幕幕映上心頭,相信對人生有過深刻體驗的讀者,是會在這裡有感觸的。
  看令狐沖在獄中無助之極,柔腸百轉,輾轉反側,一會兒想到人心的難測,一會兒想到向問天的去向,一會兒想到盈盈的恩愛溫情,一會兒又想到自己傷情的單戀,一會兒又想到小尼姑儀琳的種種純真,一會兒又想到桃谷六仙纏七夾八的滑稽,一會兒怨,一會兒疑,一會兒醉,一會兒苦,一會兒甜,一會兒樂,種種心思,寫得細緻逼真。
  令狐衝習得吸星大法之後,種種懸疑和難題就迎刃而解了。 身兼絕世劍法和蓋世神功,何事不可為? 終於沒費甚麼勁,就逃出了樊籠,讀者心中一口濁氣於此可以長長吐出了。
  得到自由,天地一寬之時,令狐衝卻“自覺一生武功從未如此刻之高,卻從未如此這般寂寞淒涼”。
  此是令狐衝境界的最高明處,富貴功名,瞭如浮雲,如果東方不敗、岳不群、林平之能有如此覺悟,就絕不會“欲練神功,揮刀自宮”了。
  令狐衝假扮“將軍”,嘻嘻哈哈,裝瘋賣傻,暗中助恆山派一干女尼,若干情節,與《神鵰俠侶》中楊過假扮“傻蛋”一段,依稀相似,但又各見妙處,並無雷同,讀之如飲甘泉,痛快淋漓,浸人心脾。
  此段文字,宜飲慢酒讀之,會心處停杯微笑。 令狐衝跳脫爽朗、爛漫童心之性情,此處著力刻畫。
他假扮“吳將軍”,避人耳目倒在其次,主要的是“有趣”。
  看他擠出草汁搽在臉上,挖些爛泥抹在臉上,再粘一臉的絡腮鬍子,活脫脫小頑童模樣。
  還是儀琳最好,天性純良,“這人喝醉了,怪可憐的”,令狐衝心中微微一震,思前想
後,真愧對這好女子一番癡情。
  楊過裝傻蛋,時不時要佔女孩子便宜;令狐衝扮憨將軍,純是取笑和自我解嘲,令狐大哥可比過兒境界要高。
  不過,令狐衝憐香惜玉之處,也不輸於楊過。
  看他心中忽起柔情,“我便自己性命不在,也要保護好平安周全”,此處儀琳的相思可值回票。
  聽到岳靈珊的聲音,令狐衝就熱血上湧,他還沒有死心。
  這樣也好,讓他心中的苦情之痛推向極限之後,再無掛礙,才能全身心地去感受任盈盈那美好的真實和純粹的愛情。
  愈是得不到,愈是無指望,愈是體會到愛慕之深。 讀此處,我為任盈盈鳴不平。 令狐大哥,該醒醒了!
  令狐衝帶眾恒山派女尼去救定閑、定逸師太,讀來依稀彷彿與虛竹在靈鷲宮時情景又有幾分相似,但虛竹只是一味沒有主見,全沒有令狐衝大哥嬉笑怒罵皆成文章這般瀟灑好玩。
  令狐衝有一種與生俱來的感染力,恆山女尼向來戒律精嚴,卻也跟著令狐衝瀟灑走一回,搶軍馬,劫富財,興奮了半天。
  莫大先生的一番指點,才驚醒了令狐衝。 令狐衝這時才知道盈盈是為了救他性命才捨身去少林寺中受處治,此時令狐衝流下的熱淚,是追悔,是憐惜。
  令狐沖道:“這條性命,是任小姐救的,將這條命還報了她,又有何足惜。”令狐衝終於有所醒悟。
  恆山定閑、定逸師太忽遭無明之災而死,讓人吃驚中再吃一驚。 但最後讓人吃驚的卻是定閑掌門臨死前傳令狐衝為恆山派掌門人,此等好戲,實是讓人匪夷所思。
  在《聞訊》一回中,儀和曾說可惜令狐衝是一男子,不能加入恆山派,這一回不但讓令狐衝加入了恆山派,而且還是恆山派的掌門人。
  這般情節金大俠在《天龍八部》、《射雕英雄傳》中都曾經使用過;《天龍八部》中虛竹相救童姥,童姥臨危之際也是令一男子執掌靈鷲宮,此時虛竹武功也是小有所成,和令狐衝的境地極為相似;《射雕英雄傳》中,洪七公為歐陽鋒所害,功力全失,將丐幫幫主之俠傳給了嬌柔美貌的黃蓉,與此有異曲同工之處。
  以上明明情節彷彿相近,讀來又全無雷同的感覺,照樣覺得都是妙絕文字,都一樣好看。
  《三戰》一段,此時岳不群偽君子真面目尚未完全暴露,令狐衝對師父敬愛有加,這可就難了。
  但還是盈盈的情意佔了上風,令狐衝終於想到“盈盈甘心為我而死,我竟可舍之不顧”嗎?
  一瞬間的神誌清明,使他衝破了岳不群的卑鄙手段,使他從“衝靈劍法”的幻覺中醒轉過來。
  令狐衝是勝了,但再次身負重傷,被師父踢得昏了過去。
  此書中令狐衝總是在緊要關頭昏了過去,綜觀全書,從治傷開始,到最後令狐沖昏了過去不下十回。 昏了過去,倒可暫時避免麻煩。
  令狐沖道:“晚輩決計不入日月神教。”自由和飛揚的心,只聽從良心的召喚,以此一招,他反而贏得了眾人,甚至是任我行的尊敬。
  最不政治,最任性和追求自由人性的令狐衝,卻不得不介入政治鬥爭,是一絕妙諷刺。
  不過,這是善的一面的政治,將權勢從大奸大惡之徒手中奪回來,使之造福民眾,無論如何,卻是好事,都是佛法中的善果和無量功德。
  儀琳單刀直入,問令狐衝對盈盈和小師妹兩人,誰是他更愛? 怎生取捨?
  令狐衝內心的秘密傷情,再一次被痛揭。
  情是何物? 原來很難用道理說得清,但愈是遙不可及的東西,愈會讓人難以自拔,難以割捨。
  令狐衝知道小師妹的婚事,心中難過,去無人處痛哭一場,當晚自斟自飲,又一場大醉。
  傷心處,不矯情作假,也許這正是能吸引任盈盈的地方。
  盈盈也許是對的,一個感情專注的男人,最能知冷知熱,知道對真情的憐惜。
  往日的情義,苦戀的自虐,自棄的眩暈,潛意識的不可抗拒,令狐衝再次向岳靈珊的幻美表象低頭,他再次失去自持,成為渺茫絕望的奴役。
  比劍奪帥的提議,得到眾人一致的讚同,盈盈、恆山弟子、方證等這邊代表善的一面,滿心以為令狐衝會有大作為,在這關鍵的時刻力挽狂瀾,擊敗左冷禪,讓權杖之柄回到正義的這方。
  令狐衝再次讓人們失望了。 令狐沖不是一個“俠之大者”,他有著普通人的弱點,他的境遇更讓我們扼腕而歎。
  此時他的心中想的並不單純是“正義”,他縈懷於傷情的情結,他一心想著的是怎麼樣以行動來討好師父、師娘,當然更有小師妹了。
  令狐衝再次被苦戀情結沖昏了頭腦,此一刻,盈盈所有的好處他都放在了一旁。
  看著岳靈珊受岳不群的嚴責,“在他眼中看出來,這嵩山絕頂的封禪台側,已成為華山的玉女鋒,數千名江湖好漢,不過是一棵棵樹木,便只一個他刻骨相思、傾心而戀的意中人,為了受到父親的責打而在哭泣。他一生之中,曾哄過她無數次,今日怎可置之不理”?
讀此,心中老大不是滋味,嘆耶? 惜耶? 令狐衝竟還是這般的任性胡為。
  令狐衝的行為是真實的,我們又何忍對傷心人多責?
  只是,盈盈好姑娘,她作何想? 盈盈對令狐衝的愛情,真摯而無私,博大而寬容。 金庸所有小說中最無私的愛情,當盈盈莫屬。
  令狐沖一心想比劍輸給小師妹以博得其最輕微的一笑,看他哪裡是在比劍過招,一招一式,全部是往事的追憶,甜蜜的酸楚,是傾述,是求助,是柔情,是幽怨。
  兩人你來我往早已不知此日何日,此地何地,沉浸在舊情的太虛幻景中。 林平之“嘿嘿”一聲冷笑,驚醒了夢中人。 倏然中往日的情景又驚人地重現,令狐衝又一次失手彈飛了岳靈珊的長劍。 無限的追悔中,絕望推到極致,令狐衝有意撲上前去,重傷在岳靈珊的劍下。
  綜觀全書,令狐衝有著許多缺點,算不上是個很成功的人。
  令狐沖不如陳家洛以民族大計為己任,不如袁承志少年老成,不如郭靖俠之大者,不如楊過風流討喜,不如張無忌學得神功天下第一,比之蕭峰天人一般的氣魄,就更不要說了。
  但令狐衝的好處,正如倪匡所評,令狐衝的“純真的感情比表面上大眾無私的行為高貴百倍”。
  坦率真誠,不虛假,不矯飾,聽從人性中最本質的良心的召喚,即使他有再多的缺點,也為讀者所喜愛。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二者皆可拋”。
  這一首已經很陳舊的詩,在令狐衝這裡卻異常準確、生動地給予了最佳的註釋。
  為了自由,令狐衝確是寧可放棄生命和愛情。
  自由在感傷、晦暗、孤獨的日子中依舊不屈不撓地閃爍著神聖的光芒。 令狐衝擊桌而歌,自斟自飲,他深刻地體驗著事物最為內在的秘密。
  一切的驚險、激盪、迷失和痛苦都已過去,結局已經水晶般透明和清澈,已不再需要猶豫和徬徨,生命的意義在一曲和諧的樂章中被證實和揭示。
  細節的鬧劇已經變得不再重要了,江湖中的戰鬥和分爭也已經消隱在寓言的背後了,政治已退場,意識形態的衝突已被消解,一切都只因為時間,只因為生命和宇宙中形而上的裁決而徐徐落幕。
  令狐沖和盈盈大團圓的結局是必要的,合於情理的。
  如果你經受了最悲慘的人間痛苦的考驗,更高境界的幸福便會在最後慰藉你的心。
  就像暴風驟雨之後的天空,變得最為燦爛和瑰麗一樣,生命之樂曲只有在人世間最深刻的痛苦中浸潤和洗禮才會變得最為動聽。
  在一曲《笑傲江湖》的協奏中,令狐沖和任盈盈達到一種更完滿的幸福境界,從此二人退隱江湖,比翼雙飛,過著隨性和自由的生活,他們遠離了人世間嘈雜的聲音,遠離了紅塵滾滾中罪惡燃燒的火焰,遠離了虛妄和作繭自縛的社會規範,他們就這樣快樂地在理想的高度上逍遙著,接近一種神聖的寧靜。 他們不再與世俗有關,他們只實現著完美。
  十大英雄上榜人物中,令狐衝以其不虛假,不矯飾,坦率真誠,自由無拘,境界超越,排名第四。

全站熱搜

givem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